新时尚摄影,从2013年开始

发布时间:2019-12-12 聚合阅读:
原标题:新时尚摄影,从2013年开始上周DazedDigital以“微观青春”为主题,请来三位职业摄影师,与大家畅聊过他们视角中的全新定义。而“青春”也以同样的...

原标题:新时尚摄影,从2013年开始

上周Dazed Digital以“微观青春”为主题,请来三位职业摄影师,与大家畅聊过他们视角中的全新定义。而“青春”也以同样的姿态,投射在当下的时尚摄影上......让我们把时间先倒推到2013年。在英国时装设计师Jonathan Anderson被正式聘为西班牙奢侈品牌Loewe新任创意总监之前,他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完善个人对品牌的改造,而Anderson最先求助的是一家名为M/M (Paris) 的法国设计工作室。

Loewe推出品牌出版物在Anderson的邀请下,M/M (Paris)为品牌视觉呈现做了升级调整,特别是对外输出的影像方面,如每一季广告画面均按照“过往、当下和未来”形式选取时尚摄影大师Steven Meisel旧照,同时拍摄一张新产品图片及一张概念性照片进行铺陈投放,并定期与全球摄影艺术家合作精装出版物等。而原本时装品牌赖以为生的实际产品创作,是在这般视觉系统升级之后才被正式纳入考量中。

Loewe御用摄影师Steven Meisel作品“当代的时尚即是一种视觉沟通形式。”几周前,在北京庆祝Loewe新店开幕的Anderson这般解释自己行径的缘由。他也同样提到过往十年间,由于社交媒体,特别是Instagram这样高度强调视觉展示的软件的兴起,极大影响了传统人们看待、理解和消费时尚的方式。传统时尚摄影创作在这般新潮流的驱动下,也自然更要自我革新。

M/M (Paris)对Loewe的视觉改造极其成功Anderson的观点其实也并不算完全新颖,但确实当下图像信息过剩时代之下的完美总结。其实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学者Susan Sontag就曾论证过类似的观点。在为美国版《Vogue》杂志撰写的,关于时尚摄影大师Richard Avedon的论述中,Sontag就曾超前地下过定论:“时尚已经变成某种近乎纯粹关乎视觉的产物。既然时尚已经纯粹关乎外表,自然它在摄影中找到了完美载体。时尚即是时尚摄影。”

Richard Avedon拍摄的超模Dovima时尚摄影是个难被确切定义其文化属性和价值的创作类别。它融合了传统广告业的产品摄影及西方社会历史漫长的肖像摄影,并长期在商业妥协和艺术创作之间有意识地随意摇摆。但另一方面来看,在资本主义发展后期,当商品宣传开始占据都市生活尽可能多的每一处角落,以及当代时尚与名流文化、社会议题等相互交织,融合成当下最主流的流行文化面貌,时尚摄影也成为了绝大多数人首要感知接受视觉文化的主要途径。

Helmut Newton镜头下的女性不同时期的时尚摄影确实能够反映着时代面貌,有着上升至纯粹艺术品的潜力。Avedon镜头下的超模Dovima与马戏团大象互舞的照片是个人创作的巅峰之作(尽管Avedon本人从未觉得自己的时尚摄影是严肃作品),Helmut Newton为法国版《Vogue》杂志拍摄的惊世骇俗女性群像迎合了上世纪后期的新一波女性主义意识觉醒;英国摄影大师Nick Knight则在九十年代时,意识到了未来数位时代的到来和技术革新对影像创作的影响,成立个人工作室SHOWstudio来积极推动时尚影像向实验性的动态视频和纪录片形式转型。

Nick Knight工作室SHOWstudio创作的影像《Dazed》在上周分享介绍的三位摄影师——罗洋、陈荣辉、廖逸君——两位女摄影师也常有接到来自时尚界的媒体与品牌合作邀约,试图将个人美学特色与有服务性质的品牌、名流等再做结合。当然,这般类似邀约视觉艺术家跨界时尚创作的想法也并不新鲜——前者对于视觉呈现的探索正是寻求浓缩精简传达信息的时尚行业追求的目的,即怎样让关键信息可以在观众扫过一眼之时就可以迅速捕捉理解。

Juergen Teller作品但故事也不只此。罗洋、廖逸君的摄影作品本身就有着强烈探索拍摄人物身份认同和性别特质的属性,这些均是时尚的基本原则(在这里,我们暂且把时尚理解成围绕着人体进行装饰创作的手段)。另一方面,她们与时尚杂志和品牌的合作成果,也迎合了全球时尚摄影在近几年间的某种风格转变:原本迎合时尚本身,讲究铺张布景和华丽场面的摄影作品开始逐渐减少,取而代之的更多是更强调私人化叙事口吻,看似随性和直白的创作。代表人物如德国摄影师Juergen Teller,他的照片常像是摄影师随手所拍一般,不对光影、构图、后期处理等做更过多考虑,像是凭直觉一般随意完成,但就是这样写满摄影师本人印记,凝聚他观察世界角度的照片,因为这般私人化视角而打动人心。

Tyler Mitchell作品比起Teller,其他年轻一辈,正在行业内崭露头角的摄影师们均是有类似的情况:因为在去年为美国版《Vogue》杂志拍摄歌手Beyoncé而声名大噪的Tyler Mitchell,创作一向是从自身的种族、社会阶级等角度出发,思考作为一名成长在千禧年中产阶级环境下的黑人视觉创作者该怎样反思自己和同族在社会上的处境;中国摄影师张家诚同样因其对于自身中国文化本源的关注而在近年间大受欢迎,避免迎合西方主流摄影风格的做法反而让其在全球范围内均取得更多的关注。另一位事业出于上升期的摄影师Hugo Comte作品出现在了《Dazed》《Vogue》《AnOther》等多本重要刊物上,他的风格也是反映着创作者青年时期受到英国独立杂志,如《The Face》等的深远影响,在私人偏好的层面上更加了某种对于往事的追忆。

Hugo Comte作品讲回时尚摄影的文化价值。如我们讨论到,当下新的时尚摄影愈发显得私密化和强调私人叙事感,尽管依旧受到商业影响,但创作者显然已经非常善于用个人特质来嫁接商业宣传,甚至呈现出将商业方面包装得非硬性推广的能力。时尚自身的流行性也大大助力了年轻摄影师们在入行初期迅速为人熟知。在影像创作繁多的当下——如果每个人都可以用智能手机大批量产出图像——这或许是对新时尚摄影自我实验的最大推动。 开篇提到的Anderson,几年前甚至干脆举办了场面向全球征集摄影作品的比赛,获胜者将有机会为其个人品牌J.W.Anderson拍摄当季广告。正如他当时接受采访时说的那样:“我希望这会是一个新的平台形式。尽管大家是拍摄着时装,但到头来,依旧是他们镜头下的故事最打动我们。” Dazed Digital专题编辑:IDONGIVEA_撰文:Pooky Lee图片: 网络

点击获取潮流时尚生活百科,三天变身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