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恩改写了历史!主流媒体争相报道:重度盐碱地普通水稻亩产633公斤!

发布时间:2020-01-23 聚合阅读:
原标题:博恩改写了历史!主流媒体争相报道:重度盐碱地普通水稻亩产633公斤!在含盐量超过4%的土地里博恩攻克了困扰世界已久的难题改写了重度盐碱地不能种植普通水稻...

原标题:博恩改写了历史!主流媒体争相报道:重度盐碱地普通水稻亩产633公斤!

在含盐量超过4%的土地里

博恩攻克了困扰世界已久的难题

改写了重度盐碱地

不能种植普通水稻的历史

消息一出就登上了

人民网、重庆日报、上游新闻、

华龙网、中国科技网

各大主流媒体

重点新闻报道版面

人民网

今年6月10日,博恩集团研究团队在改良后的盐碱地种下普通水稻淮稻5号。10月26日出炉的测产报告显示:刘存寿试验田1.4亩,共收稻谷580公斤,亩产414公斤;蔡冬清试验田1.2亩,共收稻谷760公斤,亩产633公斤!

重庆日报

博恩集团投资的新技术改良的重度盐碱地上,普通水稻亩产达到633公斤,改写了普通水稻不能在重度盐碱地实现高产的历史。

“即便和东台堤西地区亩产600公斤左右的熟田也有得一比!”当地村民朱牧华说,“我活了80岁,从没见过有人在这里种普通水稻能成功的。”

上游新闻

试验土壤使用了来自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吴正岩博士团队研发的土壤修复纳米材料和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刘存寿教授研发的碳基生态水溶肥。

报告显示:试验田1.2亩,共收稻谷760公斤,亩产633公斤,这一产量和东台堤西地区的熟田亩产相当。

华龙网

长期以来,人多地少的国情使我国耕地长期高强度、超负荷利用,耕地盐碱化和次生盐碱化问题尤为突出。

“博恩的试验的成功,为全球盐碱地治理提供了很好的参照。”中国科学院大学国家土地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助理周威说。

中国科技网

土壤修复纳米材料具有较高的生物安全性,属于实际无毒级物质;碳基生态水溶肥源于天然有机物质,其重金属等有害物质经过严格地测定选择;产品生产工艺、设备及操作均由具有资质的设计单位完成,有安全保障。

荣耀的背后

总是伴随着许多动人的故事

博恩是如何一步一步

改写了历史?

且听我们一一道来

亩产633公斤!稻花香飘盐碱地

10月23日夜,施长春多喝了几杯酒。

一起喝的,还有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教授刘存寿、东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蔡冬清,以及中国科学院大学国家土地科学研究中心总工程师陈军和主任助理周威。

当天下午3点,在由杨军勇组织的、刘存寿和蔡冬清参与的、陈军和周威见证的,位于江苏省江苏东台沿海经济开发区的一块盐碱地上,水稻收割了。

种植面积不大,仅仅只有4亩,却创造了一个有据可查的、世界盐碱地改良史的奇迹——三天以后出具的测产报告显示:在含盐量超过4%的地里,水稻亩产最高达633公斤!

白日放歌须纵酒,喝的是快乐;醉卧沙场君莫笑,喝的是豪迈;小酌酒巡销永夜,喝的福祚。而施长春的杯中,盛放着“与尔同销万古愁”的释然,也有“人生得意须尽欢”的狂喜。

收割水稻

“还有必要再试吗?”

三次试验两次完败,施长春已经不耐烦了:“奇迹还会发生吗?”

酒过三巡,有点微醺的刘存寿忆起了和施长春的第一次见面:

“还有必要再试吗?”施长春径直就是一句。

刘存寿是碳基生态水溶肥的发明人,蔡冬清是土壤修复纳米材料的发明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投资方——重庆市博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博恩集团)。而施长春以及他的合伙人杨军勇,和博恩集团已经合作三年多,利用各种新技术在东台市的盐碱地上做盐碱地改良试验。

第一年,博恩引进的是一个台湾人的技术,“说得天花乱坠,但最终颗粒无收”;

第二年,也无疾而终。

2018年底,当刘存寿、蔡冬清等出现在施长春面前时,施长春已经不耐烦了,“奇迹还会发生吗?”

施长春

不相信奇迹的人不止施长春一人。当他们把土样取好,向中科院南京土壤所送检时,有专家就嘀咕道:“全国有1000多家做土壤改良的公司,几乎每天都有人来送检土样。但在东台做试验,你见过谁成功了呢?”

试验田旁的荒地

希望的对面是失望,比失望更可怕的是冷漠。但东台的现实确如一块钢板,透不进一点曙光。

春天白茫茫,

夏天水汪汪;

春播一袋种,

秋收一碗粮。

这首儿歌,便是盐碱地的真实写照。

东台隶属盐城。历史上的盐城,“环城皆盐场”,人们的主业便是“煮海为盐”。在这个以盐闻名的城市,滩涂面积超过680万亩,盐碱地面积占江苏全省的约70%。

在过去的三十年,东台实施围海造田工程,新增滩涂面积超过60万亩。如今虽然已不再围海造田,但因为环境的恶化,每天新增的盐碱地就超过2亩。

围海造田

刘存寿指出,当土壤里面的盐分达0.1%-0.3%,则为轻度盐碱地,0.3%-0.6%中度盐碱地,0.6%以上为重度盐碱地。

而东台围垦出来的土壤中,含盐量平均达到了4%,pH值高达8.5-9.5。须知,全球各大洋的海水平均含盐量也不过3.5%。

“当盐度超过0.6%,植物的出苗率将低于50%。”刘存寿说,“时至今日,我还没有看到在盐度超过4%的土地上有种植庄稼的先例。”

东台盐碱地

“我心里也打鼓啊”

放眼这一片方圆数十公里的、盐霜皑皑的土地,几乎找不到一株粮食作物

事实正是如此。

刘存寿之前在陕西、内蒙等地做过盐碱地改良试验,都取得了成功,但“到东台来做试验,我心里也打鼓”。

这不啻为一个巨大的挑战。

放眼这一片方圆数十公里的、盐霜皑皑的土地,几乎找不到一株粮食作物。芦苇、盐蒿趁虚而入,成了这片土地的主人。当然,也有部分农民在上面种西瓜,或者干脆挖成鱼塘养鱼。

东台盐碱地上的风力发电设备

“这完全违背了围海造田的初衷。”杨军勇说,“将围垦出来的滩涂挖成鱼塘,将鱼塘里的土又挖出来倒进大海,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吗?当初围垦的意义又何在呢?”

种西瓜也有问题。种一季,又休耕三年,土地的经济价值如何体现呢?

盐碱地治理,在中国已有3000多年历史,也是一个世界级的难题。传统的治理盐碱地方法,主要以水利工程改良为主,采取大水漫灌或挖掘排碱渠等,但效果并不明显。特别是一旦失去了大水漫灌,盐碱地会再次泛盐碱。

东台盐碱地——白茫茫的土壤

东台采取的主要办法跟这个差不多——直接撂荒。任凭雨水冲刷,自然稀释土壤中的盐分。但这种方法的致命缺点就是“慢”,非七八年不可,“东台等不起”。

2010年,《江苏沿海滩涂围垦及开发利用规划》出台,计划将东台海岸沿线建成国家级百万亩滩涂综合开发试验区。于是,大量的盐碱地改良技术扎堆到东台,进行试点试验。

在这种背景下,博恩和杨军勇、施长春的合作很快得到了政府支持,在东台市沿海经济区通海路附近,他们拿到了10亩地的改造许可。

杨军勇决定:在这片土地上,种植苏玉22号玉米以及淮稻5号这种在东台堤西常种的水稻。

左起:蔡冬清、杨军勇、施长春

又一个挑战出现了。须知,即便是袁隆平团队的海水稻,其适宜的生长环境,盐度也仅仅为0.6%。

“在盐度超过4%的土地上种植常规作物?感觉他们在吹牛。”弶港镇村民朱牧华老人说。

“难道又做了无用功?”

台风过境,连高压电塔都被掀了个底朝天,更遑论已经长成型的玉米

2019年3月,试验基地正式开工。10亩地被划成了多个地块,分别种植玉米和水稻。

博恩集团提供了两种不同的技术方案——

一是来自东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蔡冬清教授研发的土壤修复纳米材料。该修复材料可以在作物根系周围构建一张纳米网,通过静电作用和活性官能团将盐碱挡在网外,阻滞盐分通过土壤毛细管表聚,从而促进作物生长。同时,该修复材料还可以为微生物提供“舒适的别墅”,促进其在土壤中定植和生长,从而调节土壤微生态。

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提供的报告称:土壤修复纳米材料具有较高的生物安全性,属于实际无毒级物质。

蔡冬清

二是来自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刘存寿教授研发的碳基生态水溶肥。其原理是:小分子可溶性有机物可以有效络合土壤中盐分,使土壤盐效应显著降低;盐分和其他元素阳离子配位有机物形成有机养分,增进土壤肥力,使得作物在盐地中更好生长;此外,微生物也需要各种矿物元素。碳基生态肥将无机矿物质生物转化成有机态,从而大幅度提高矿物元素的生物有效性。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提供的报告显示:碳基生态水溶肥源于天然有机物质,其重金属等有害物质经过严格地测定选择;产品生产工艺、设备及操作均由具有资质的设计单位完成,有安全保障。

刘存寿

三个团队分别负责一块水稻田和玉米田,再由刘存寿团队、吴正岩共同负责一块玉米田。

6月10日,研究团队在这片了无生气的荒地上,撒下了第一粒希望的种子。

土壤改良、排水灌溉、撒药施肥……

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但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却打了团队一个措手不及。

8月10日上午10点,东台市气象台发布台风黄色预警和暴雨蓝色预警,今年第9号台风“利奇马”来袭……

台风过境,连试验田周边的高压电塔都被掀了个底朝天,更遑论已经长成型的玉米?

最终,四块玉米田几乎遭遇灭顶之灾。仅有其中一块田,收了100公斤。

看着玉米田这般可怜的收成,施长春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这次又做了无用功?

八十年来头一遭

“我活了八十年,从没有在这里见过人种水稻”

等待的日子是漫长而煎熬的。从播种、出苗到抽穗,当一粒粒金黄的稻谷,将稻穗渐渐压弯了腰……施长春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却又犯了难。

试验田四周都是荒地,野鸟、野鸡、野兔也都贼精灵,全都跑到试验田来觅食。

于是,施长春决定请一个人来照看。这便是今年刚好80岁的朱牧华——他是种水稻的老手,他的儿子,就种有1000多亩的海水稻。

左起:刘存寿、施长春、朱牧华

别看老爷子已是杖朝之年,但身体格外硬朗,说话中气也足。老爷子就每天骑着三轮车,从十几公里外的家,赶到田里来。除草、施肥、灌溉……田间的一切都由他打理,“最头疼的还是驱鸟”。

朱牧华想了很多招儿,在稻田上方拉彩条、扎稻草人,为此,他还“贡献”出了自己的衣服帽子。

眼看着收割的日子越来越近,老爷子看得更是仔细。收割的当天,他第一时间便在地里候着,看着收割机进场;第一时间把新收的稻谷捧起来,像对待宝贝般仔细端详,随即喜笑颜开。

“我活了八十年,从没在这里见过人种这种水稻!”老爷子激动得连连说了三个“了不起”。

不知不觉,两个小时的收割完成了。

老爷子这才发现,这片地已经围满了周边的百姓。大家都想看看:盐碱地上种出的普通水稻,究竟长什么样?

朱牧华守着水稻收割

三天后,施长春向所有参与试验的人都发了一条微信:

各位老总、教授,水稻田实测数据已有。刘教授田地1.4亩,共收稻谷580公斤,亩产414公斤(由于成熟早收割晚,掉谷较多,实际数据应不止);蔡教授田地1.2亩,共收稻谷760公斤,亩产633公斤;王教授田地1亩,共收稻谷630公斤,亩产630公斤!

这组数据,“和东台堤西地区的熟田也有得一比。这些熟田也不过亩产600公斤左右。”朱牧华说。

全程“观礼”收割的中国科学院大学国家土地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助理周威表示:“各家技术各有千秋,成本低。总体来说,在如此条件下实现这个产量是成功的。”

刘存寿(左)周威(右)

决战黄金时代

有效治理盐碱地,不仅是中国问题,也是世界的问题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确保国家粮食安全,把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

但长期以来,人多地少的国情使我国耕地长期高强度、超负荷利用。由于化肥农药过量使用,有机质含量偏低,造成土壤生态系统退化、基础地力下降,长期处于数量短缺和质量不高的“亚健康”状态。其中,耕地盐碱化和次生盐碱化问题尤为突出。

据第二次全国土壤普查统计:在不包括滨海滩涂的前提下,我国盐渍土面积为3487万公顷,约为5亿亩,可开发利用的面积多达2亿多亩,占我国耕地总面积的10%左右,相当于现有18亿亩耕地的1/9,和安徽全省面积相当。

如果这些盐渍土亩产提高到袁隆平希望的300公斤,可以增谷六七百亿公斤,满足约2亿人的粮食需要,对国家粮食安全不可谓意义重大。

收割水稻

原国家农业部副部长、中国农业经济学会会长尹成杰表示,“盐碱地改良是乡村振兴的重要任务,是推进精准扶贫、提高农民收入、实现全面小康的重大举措。当前我国盐碱地改良和治理处在一个关键时期,同时也是黄金时期。”

自然资源部国土整治中心副主任郧文聚进一步指出,“有效治理盐碱地,不仅是中国问题,也是世界的问题,更是落实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工作。”

在这种背景下,博恩集团选择了快马加鞭。

蔡冬清表示,事实证明纳米修复材料是适合滨海盐碱地改造的。接下来,他将进一步优化技术来降低用量、降低使用成本。同时,还将开发一些其他土壤类型修复剂,拓展其应用。

刘存寿在此次试验中,自认“比较保守”。他琢磨着,来年积极调整施肥方案,让产量进一步提高。

杨军勇也着实松了一口气。

杨军勇

“东台市政府对此次试验非常关注。之后,我们会对稻谷最终的产量、口感、品质等形成数据上报,在明年和博恩集团开展更大规模的改造应用。”

杨军勇盘算着,明天把更多的盐碱地改良成标准土地:如果是水稻田,一亩可租到600元/年;如果是西瓜田,一亩可以租到1300~1600元/年……

具体改造多少?

杨军勇嘿嘿一笑,“至少万亩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