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会第一股”众妙娱乐上市,情况却不妙

发布时间:2020-06-12 聚合阅读:
原标题:“公会第一股”众妙娱乐上市,情况却不妙最近这段时间,被炒爆了的两个新概念经济相继冲向资本市场,一个是靠盲盒发家致富的泡泡玛特,另一个就是以网红为摇钱树的...

原标题:“公会第一股”众妙娱乐上市,情况却不妙

最近这段时间,被炒爆了的两个新概念经济相继冲向资本市场,一个是靠盲盒发家致富的泡泡玛特,另一个就是以网红为摇钱树的众妙娱乐。

就在几天前,由中泰国际作为独家保荐人的众妙娱乐,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意图在香港上市。

因为这家企业是靠直播公会起家的,所以柴妹好奇就去看了看,发现挺赚钱,发展趋势也很好。

但是面对它的上市之路,网上却一片质疑。

这就奇了怪了,按理说,众妙娱乐的上市不仅是“国内直播公会第一股”,还给了行业内其他工会更多的发展之路。

怎么全网都在唱衰呢?

思及此,柴妹便去查了查。

众妙娱乐是一家直播公会企业,旗下五家子公司,全部是业内知名公会。

在直播间,大家只能看到镜头前口若悬河的主播,却看不到其背后庞大的团队。

他们为主播每一处细节的表现出谋划策,将一个个普通人打造成互联网时代的“巨星”,并与主播分享直播中获得的巨大利益。

这就是直播公会。

举个例子,主播就像低配版的演员明星,而公会就是负责他们发展的“经纪公司”,负责规划签约主播的未来,给主播造势,从打赏中抽取分成。

好了,科普完公会的作用,应该就知道众妙娱乐是做什么的了。

成立于2016年的众妙娱乐,如果此次成功上市,那么它将会是港交所最年轻的上市公司之一。

在递交给港交所的招股书中,众妙娱乐称自己为“视频主播人才推手”,专注主播的孵化和推广。

的确,众妙娱乐旗下的五家公会,在直播圈里可谓是大名鼎鼎。

尤其是话社娱乐。

要知道,众妙娱乐最早的经营主体,就是话社。

那时候的姜旭(圈内名:蓝小天)从别人手里买下了话社,直到今天还握有话社23%的股权。

这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从草根到大公会掌门人,他也见证了YY平台的发展史。

2016年之前,话社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公会。

但姜旭在那一年,斥巨资给旗下主播砸钱,也由此拉开了公会刷钱大时代的序幕。

2016年8月末,话社旗下主播崔阿扎以创纪录的1068万周收入,获得周星冠军,也让话社用仅仅3000万一举拿下YY年度盛典11个第一,震惊整个直播界。

甚至受到了央视等权威媒体的关注,自此以后,话社成了业内人士口中的“土豪公会”,稳占YY前三强。

或许是砸钱有了效果,姜旭在发展自家旗下主播的同时,也在不断并购其余的公会,试图成为公会江湖里的No.1。

短短几年时间,话社并购了九酷、天下、帝王等多家公会,在2018年成为YY年度王者公会。

如今,集齐了包含话社在内五大公会的众妙娱乐,旗下签约主播高达2.9万人,独家签约主播超过1000人。

而pc端前50名主播和手机移动端前30名主播的累计粉丝高达2.217亿。

依靠庞大的粉丝池,众妙娱乐的直播收入在目前直播公会里排第四名,市场份额占比2%。

虽然市场份额占比不高,但众妙娱乐的日子却过得很滋润。

2019年,公司所有主播的直播市场累计达到290万小时,仅粉丝打赏,总流水就超过10个亿。

在这次的招股书中,众妙娱乐也列出了自己的营业收入。

2017-2019年,分别为5022.2万、7460.9万、8302.2万元,虽然与其他行业的巨头相比不算多,但却的确有冲击IPO的资本条件。

况且,这家企业成立到如今,只有三年多的时间。

更惊人的是,众妙娱乐的毛利率达到了70%以上

这么说大家可能不是很清楚,但若是知道,向来以“暴利”著称的美甲和奶茶行业的毛利率也只有65%左右,而前几天以盲盒暴富的泡泡玛特毛利率则在60%左右...

发现没?连盲盒和美甲奶茶都比不过直播公会的毛利率,可想而知,这家企业到底多赚钱。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众妙娱乐现金流优秀,盈利能力也很优秀,那为何大家都对此不看好?

难道只是单纯的看不上网红直播和公会?

柴妹特意去扒了扒大家唱衰众妙娱乐的原因,发现几乎所有人都提到了一点,那就是风险。

很重要的一点是,众妙娱乐的收入结构格外单一。

2017-2019每一年的营业收入里,都有90%以上的部分来自于旗下的直播公会。

而其中又有80%来自于粉丝打赏,再然后其中还有30%来自大主播的粉丝打赏。

众妙娱乐俨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近年来开始进入短视频领域,只是效果甚微。

作为一家直播公会的企业,这样的问题其实很正常,因为这是此类企业的通病,但是作为一家准上市公司,这样的收入结构很显然得不到港交所和股民的信任。

再则,虽然众妙娱乐旗下签约主播以万计算,但其实最主要的营业收入还是依靠公会里的大主播们。

在两万多的签约主播里,只有320位大主播的年打赏超过50万元。

曾经有从话社离职的人说,话社是一家江湖气很重的公会,没有所谓的一哥一姐,只有平分的资源。

或许曾经是这样,但是在众妙娱乐,却不一定了。

对于现在的直播公会而言,大主播的存在非常重要,虽然为了避免被挖墙脚,公会都会和大主播定下数额非常高的违约金,但是风险却一直存在。

一旦大主播离开,对众妙娱乐来说就是重创。

在这样高度依赖大主播的公会里,小主播的存在感就异常微弱。

另一方面,在招股书中有一项是合作平台,众妙娱乐来自公司A的的收入为3830万人民币,占总营业收入的46.1%,将近一半。

虽然众妙娱乐没有明说这个平台是谁,但却不难猜测,这或许就是它的发家地——YY。

众妙娱乐一直宣 自己与18个直播平台有合作,但YY却占了它近一半的总收入,以至于众妙娱乐在其他诸如抖音、快手、虎牙等大平台上的造星能力根本凸显不出来。

所以说,目前的众妙娱乐并没有成为一家多元化主播孵化机构。

营收结构单一、企业主体业务的风险、过于依赖某平台...桩桩件件累加在一起,就让众妙娱乐失去了大家的认同。

好巧不巧的是,最近大环境并不算好。

一边是增速放缓的直播行业,一边是愈发严苛的监管条例...更重要的是,一个大网红的出现,一定是集齐天时地利人和。

而不是一家公会可以轻易打造的。

在众妙娱乐传出要上市的消息时,柴妹一度以为,原本被圈内公认走到尽头的直播打赏模式“死而复生”,还给了直播公会一条资本之路。

但没想到,这么一波分析下来,再次证明了一句话......

群众的眼睛是明亮的。

编辑 | 四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