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天津卫——吴毓麟的两处故居

发布时间:2020-06-13 聚合阅读:
原标题:说说天津卫——吴毓麟的两处故居吴毓麟北洋水师学堂毕业,曾任大沽造船所所长、津浦铁路局局长,1923年出任北洋政府交通总长,1924年退居津门,投资实业。...

原标题:说说天津卫——吴毓麟的两处故居

吴毓麟北洋水师学堂毕业,曾任大沽造船所所长、津浦铁路局局长,1923年出任北洋政府交通总长,1924年退居津门,投资实业。吴毓麟最初居住在原意租界现为河北区民主道40号,该楼整体为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巴洛克建筑风格,楼墙和墙基均为花岗石条石砌垒。院内工字砖铺地,地面宽阔。楼前的廊下左右开坡道,有左右两门,汽车可一出一入。楼内设有正厅和附厅,设有古典式壁炉,门窗宽大。这在当时是很高贵的,至今仍很有特色。

这所住宅无论在建筑形式,建筑艺术与装饰都很有特点。具有意大利文艺复兴建筑风格。混合结构,毛石勒脚,机砖墙身,部分用花岗石砂浆罩面,局部对称,屋顶平衡,罗马柱式,覆碗穹顶拱券。

整座楼房分为两部分:左为二层宾客楼,一层前部突出碗形拱券;右为三层居住楼,楼前大台阶设有汽车跑道。该所住宅共有楼房55间,平房7间,建筑面积3250平方米。吴毓麟后将该宅卖与原东北政务委员会委员、热河省主席汤玉麟。

1931年,他租赁了特一区12号路的一所德式洋楼(今河西区解放南路292号)。此宅邸是著名实业家庄乐峰的,建成于1931年,占地6.002亩。该址原有砖木结构楼房三幢,计北搂二幢,南楼一幢。北楼前后两幢均为三层并相互连通。南楼较小,为两层。大楼周围有10多间房屋。北楼与南楼之间为庭院花园,有一条长廊连接。

北楼装饰考究,多坡瓦屋顶,角部有四锥形小塔楼,外轮廓线丰富。外檐为混水墙面,于入口、窗间、檐口等处设精美浮雕装饰。阳台用每组五个连续圆孔造型形成护栏,风格独特。室内装饰豪华,门厅内设大理石喷泉,做工精美,窗户镶嵌彩色玻璃,厅内拱顶上有人兽混合图案的彩绘。前楼首层客厅装饰有各式人物彩绘,外窗装有彩色玻璃。

前楼有地下室,没有井道一口,据说可通往海河。带地吴毓麟和续妻住一楼。儿子吴振宏、吴季光和守寡的嫂子及子女等分住二楼。三楼存放杂物、箱柜并特辟一室专供祖先牌位。地下室及周围住房专供男女仆人及亲友们居住。日伪时期日本宪兵曾占用此房。抗战胜利后,蒋介石来津曾住过这幢小洋楼。解放后,该宅邸由市财经委员会使用,1955年改由市人民检察院使用。现北楼前后两幢基本保留原貌。

前楼首层和二层正面原来的前廊均改成房间作办公使用。前后共有用房80间,建筑面积2723.78平方米。原来的南楼及庭院长廊已拆除,于1983年新建框架结构六层新式办公楼一幢。

作为一名直系军阀的代表人物,吴毓麟的成长经历和许多同时代的军阀都很类似。吴毓麟祖籍安徽歙县。清同治年间,歙县遭蝗灾,回族的吴家为求活路,奔往回民聚居的河北省沧州。1871年(清同治十年),吴家经过千辛万苦来到沧州孟村落了户,吴毓麟就出生在逃难途中。1886年,15岁的吴毓麟在大沽偶然看到了天津北洋水师学堂的招生告示,告示上说,如果能够考上不仅不用交学费,还管吃管住,且每个月发给二两银子作为补贴。这对于贫苦人家的孩子来说,实在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

于是,吴毓麟和弟弟吴墨林一起投考了北洋水师学堂。由于投考的人不多,所以吴毓麟兄弟被双双录取。尽管吴毓麟的文化基础比较差,但他能吃苦、肯用功,学习做事都认真执著,因此常常获得优异成绩,毕业后,被选派到德国进行深造。在德国,吴毓麟经常主动接近德国百姓,积极与人交流,很快提高了口语和听力。他每日刻苦阅读德文书刊,到学成期满之时,吴毓麟不仅精通德语,而且成为了一名具有造船和机械专业知识的技术人才。回国后,吴毓麟就任海军部科长。在任期间,他悉心钻研业务,对海军建制及船舶制造等均提出不少有用的建议,不久,即调任大沽造船所所长。

吴毓麟上任后,聘用了一些有真才实学的人,潜心研究造船技术和军火生产,引来当时各地的军阀都争相订购。1922年,吴毓麟出任津浦铁路局局长。他轻车简从,对工作尽职尽责。据说,一次去济南公干,回津时,吴特意身着便服挤进三等硬座车厢内,一边观察车站秩序及铁路工作人员的服务情况,一边与乘客闲谈,了解情况,以期改进工作。由于恪尽职守,翌年,吴便升任交通总长。

吴毓麟任交通总长期间,发生了一起震惊世界的“临城大劫车案”。由于被劫旅客中,有不少是前来开会的有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墨西哥等国乘客近40名,引得朝野震惊。政府不敢派兵攻剿,只得选择谈判。吴毓麟亲自出马与杨以德、熊炳琦、温世珍等及各国领事,先后奔至山东枣庄,与孙美瑶谈判。最后终于达成协议,被劫的外国人全部获释

1924年,直系失败后,吴毓麟退居天津。下野后的吴毓麟爱好广泛,除每日练习书法外,尤其爱读历史、笔记一类的书刊。据说每晚临睡前,都要坚持读《资治通鉴》。吴毓麟非常重视子女的教育,聘请了有名的教育家郑菊如老先生及留学美国的张瑞珍女士(与宋美龄同学)分别教授子女国文和英语。1939年,天津遭遇大水灾,全市被淹一个半月之久,65万人受灾。彼时天津正沦陷于日寇铁蹄之下,遭受天灾人祸的天津百姓苦不堪言。吴毓麟凭着自己的声望,积极联络各方力量,派出数条小船每日巡驶各区,来往渡人。

为赈济灾民,他在自家门前放了五口大缸,盛满稀粥,供灾民充饥。日伪期间,日寇和汉奸也曾打过吴毓麟的主意,日本驻华北的冈村宁次和汉奸王克敏等人都曾到过他家,“敦请”他“出山”,以维持华北政局。但他都以老来多病为借口拒绝了。只可惜,这位爱国的老人没能等到抗日战争胜利的那一天,于1944年秋病逝,终年73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