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伐国际主义风格?一位世界级建筑大师无法疗愈的精神创伤

发布时间:2020-08-01 聚合阅读:
原标题:讨伐国际主义风格?一位世界级建筑大师无法疗愈的精神创伤原创张慧娟scope艺术客阿布扎比卢浮宫、法国卡地亚基金会、卡塔尔国家博物馆、纽约的摩天大楼53w...

原标题:讨伐国际主义风格?一位世界级建筑大师无法疗愈的精神创伤

原创 张慧娟 scope艺术客

阿布扎比卢浮宫、法国卡地亚基金会、卡塔尔国家博物馆、纽约的摩天大楼53w53……这些令人惊叹的建筑共同指向了一位法国建筑师——让·努维尔(Jean Nouvel)。

让·努维尔的建筑遍布全球各地,并赢得了全世界的认同。1989年,他的巴黎阿拉伯世界文化中心被授予阿卡汗建筑奖——表彰该建筑在法国与阿拉伯文化之间搭建起的桥梁作用;2000年,让·努维尔获得威尼斯建筑双年展金狮奖;2001年,他连获三项国际荣誉——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金奖、日本皇室世界文化奖、意大利博罗米尼奖(凭借其项目“卢塞恩文化会议中心”);2005年,他被以色列沃尔夫基金会授予年度艺术奖;2008年获普利兹克建筑奖。在法国,他被授予了法兰西建筑学院金质奖章、两项法国银角尺奖和国家建筑大奖等奖项。

让·努维尔

巴黎实践的精神缩影

让·努维尔在20岁的时候,在未婚妻的陪伴下,来到巴黎的圣日耳曼德佩街区,成了巴黎人。巴黎对于他来说无可替代,巴黎让他睁开了双眼,他看到了巴黎的细腻、辉煌、震撼与痛苦,他认为巴黎凝聚着辉煌的过去,也蕴藏着众多值得保护和发扬的神秘宝藏,巴黎不是一个无视当地历史与地理、荒唐的全球统一模式下的城市规划试验场,巴黎也不是可以被自由派政客和那些愿意出几十亿欧元而出卖自己国家和灵魂的游戏场,只有对这片土地真正热爱的人才能阻止巴黎陷入混乱和不被尊重的深渊。

卡地亚艺术基金会这个项目充分展现出了他的建筑理想。基金会周围环境是一个极为普通的街道,没有像塞纳河那样的地标建筑,让·努维尔将原有街道的一道石墙推到,取而代之的是一面透明的玻璃幕墙,这样使得街道的延续变得真实,光线在几道幕墙之间反射,云、树、街道、人影相互映射,巴黎的历史与现代在这层幕墙中穿越。

巴黎爱乐交响音乐厅

阿拉伯世界中心是让·努维尔的成名作,这座建筑早于卡地亚艺术基金会,并被列入延续城市文脉、尊重其他文化传统的典型案例。建筑方形的庭院和一条裂缝将建筑分为南北两个部分,面朝南侧广场的平直体量呼应大学建筑群,北面临塞纳河滨路的弧形玻璃幕墙暗示了河流的曲线,裂痕的中轴则指向巴黎圣母院的钟塔。走在这座建筑中能够感受到时代、文化、宗教、环境如何通过建筑融合在一起。

除了巴黎,全球各地还有很多让·努维尔的作品:卡塔尔国家博物馆、阿布扎比卢浮宫、巴黎爱乐交响音乐厅、马赛之塔等,不管哪个作品都能让人感受到他的批判、反抗与自己的诗意表达,他身体力行着建筑师应有的责任、敏锐与慷慨,尊重着城市历史并继续有着自己作品可以传承后世的雄心。一座城市的目标不是扩大而是美丽,更是为城市居民创造生活的艺术。建筑的存在是为了创造并容纳在某个地方生活的乐趣,它必须植根于每一个情境。

控诉国际主义风格

国际主义风格适用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所有国家,地球上的所有城市。出现在所有项目中大量堆积在一起的正交平行六面体盒子,这些盒子中每一个都相互独立,不与邻居有任何联系,栅格化的立面、重复的窗户、无尽的幕墙,这种国际克隆的模式侵蚀着整个世界,无视当地的气候、植被、地貌,建筑内部也被复制成同一模式,各楼层都一样,数十个或数百个建筑经常完全雷同,每家住户变成了一系列顺序相连但互不相识的数字。

卡塔尔国家博物馆

让·努维尔控诉国际主义风格,讨伐标准化、无根基的建筑模式。2019年,他在上海的展览中甚至说自己一直无法疗愈自从进入建筑学院后所学习的行为主流风格——国际风格对他造成精神创伤。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公开讨伐国际主义风格。2008年,在普利兹克建筑奖的颁奖典礼上,让·努维尔表示,当他还是学生时他便去质疑教育、质疑不考虑环境影响的设计,对国际主义风格进行批判,批评那些强化并泛滥于欧洲大陆各城市的国际化建筑样板。因为向学校提交用打字机完成的建筑设计,他多留了6个月才毕业。

20世纪70年代,让·努维尔反对《雅典宪章》中对于城市功能的条例,他认为建筑割裂历史是对程式的破坏。1977年,在他主持的一场国际建筑竞赛中,他反对当时巴黎市长雅克·希拉克的巴黎中心市场改造方案。2001年,他反对政府拆毁雷诺汽车厂工业遗址计划,倡议成立了瑟甘岛保护协会,他反抗官僚体系,反抗国际主义对全球的迫害。而他现在仍耿耿于怀柯布西耶关于毁掉先前存在了几世纪的建筑提案所带来的灾难性后果,这致使板楼和塔楼充斥于塞纳河畔和环城近郊。

值得一提的是,表达他对建筑思想最深刻、最富批判性的著作是他2005年的《路易斯安娜宣言》。他以路易斯安娜当代艺术馆建筑群为例,借用宣言的方式抨击国际主义风格,表达其特定建筑学的观念。

路易斯安娜宣言中的反思

《路易斯安娜宣言》(下称“路易斯安娜”)是让·努维尔对于当今建筑的思考和想法最为深刻的表达,在他的这篇文章中既有观点又有批判。让·努维尔认为,当今世界是一个追求高效、追求经济利益的世界,整个世界经济概念的意识形态越来越明显,全球化意识不断深化,建筑在这个环境中,更是首当其冲、难以幸免。主流建筑旗帜鲜明地要求“去脉络化”,大量建筑直接继承20世纪的现代主义,甚至不带任何批判精神,这种普遍性在功能主义的诱惑下蓬勃发展,许多建筑被教条式地模仿,区块、网格基础上的城市主义不断扩张,如:全球一致的酒店、被克隆的办公大楼等,很少有人去讨论这种社会变革下的意义,建筑评论似乎也只是满足于美学风格上的讨论,缺乏对现实的分析,更忽略了最重要的历史课题。国际主义风格建筑和“因地制宜”的建筑之间对峙强烈而突出。

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

在这种历史背景下,路易斯安娜更显得珍贵,它是具有象征意义的角斗场,它是对抗“去脉络化”建筑的战场。在这里,建筑对抗全球与地方之间的深沉与复杂,这种对抗比地方性与国际化的冲突更加严峻和复杂,因为这种对峙不只牵扯到建筑本身,更多的是在全球背景下保持文化多样性的不同观念之间的碰撞。

然而路易斯安娜更可贵的是,它因地制宜、在过去与未来、植物与生物、有形与无形之间建立了一种成功的联系,这里像是显现和消失的所在地,同时也暗示着缓慢的摧毁。路易斯安娜代表的是梦中的建筑,它是安然无恙的,它既是被遗忘的建筑也是具有考古价值的地方,它是对过去与现在矛盾的重新诠释。这一切都代表了路易斯安娜精神。

具有路易斯安娜精神的建筑能够让人感受到建筑的反抗性,即使是偶尔遭遇灾难、扼杀,但它永远不会被遗忘,它像凤凰浴火般重生,让人们感受到建筑的永恒。它能够在不稳定,甚至是窘迫的环境中看到美,就像“贫民窟”的居民喜欢临时搭建的家而不是高密度居住的水泥笼子。路易斯安娜精神就是一种责任的探索、欲望的了解、质疑的进化。

阿拉伯世界文化中心

那么,建筑应该如何探索、了解与进化呢?

让·努维尔认为,建筑并不是从无到有的创造,建筑意味着在现有和已存在的基础上的改造和转化,建筑能够激发出所在地的特质,他意味着指引方向、揭示目标,他可以延续活的历史和过往的轨迹,建筑意味着倾听一个有生命的脉动,他必须被视为一个物质、生物联合体的改造。

另外,建筑是一个变化的容器,因为建筑不断在更新、渗透,它被当地的环境、文化所渗透,如果是一个从天而降、不可更改的建筑,它与周围居住其中的人没有交流,那建筑的价值何在呢?所以,不管是任何建筑,如何表达一个生命机体,一个由符号、映像、环境构成的可见部分,应该怎么召唤隐藏的深度、灵魂的振动,这是一项诗意的任务,因为唯有诗意才可以产生“瞬间的形而上学”。

阿布扎比卢浮宫

参考资料:

[1] 让·努维尔:2008年普利策奖获奖演说[J].徐知兰,译.世界建筑 ,2010(5):18.

[2] 毛菡:痴迷于建筑的“疯子”让·努维尔 [N]. 中国美术报,2016-11-21.

[3] 让·努维尔:路易斯安那宣言 [J]. 于晓威、詹姆斯·曼利.译.世界建筑,2010(5):22.

[4] 让·努维尔:路易斯安那宣言 [J]. 于晓威、詹姆斯·曼利.译.世界建筑,2010(5):23.

[5] 邹强:从《路易斯安娜宣言》到盖·布朗利博物馆 [J].时代建筑,2007(6):127.

本文刊载于《Scope艺术客》第30期

原标题:《再读路易斯安娜宣言 关于让·努维尔的批判精神》

撰文 / 张慧娟

图片 /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原标题:《讨伐国际主义风格?一位世界级建筑大师无法疗愈的精神创伤 | 艺术客 ·2020春夏刊》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