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体育与英超分手背后:每年转播费15亿,只赚吆喝不赚钱

发布时间:2020-09-05 聚合阅读:
原标题:PP体育与英超分手背后:每年转播费15亿,只赚吆喝不赚钱文|AI财经社冯圆圆编|华记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

原标题:PP体育与英超分手背后:每年转播费15亿,只赚吆喝不赚钱

文 | AI财经社 冯圆圆

编 | 华记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对于英超联赛的球迷来说,接下来的日子会些许困惑甚至绝望。9月3日晚间,PP体育在官方微博中宣布与英超终止合作。

各执一词的解约

据PP体育官方微博发布的声明表示,经过多轮会谈,PP体育仍与英超在版权价值方面存在分歧,未能与英超达成协议。

令人疑惑的是,关于这场解约,双方却各执一词。在声明中,PP体育表示,公司已按照协议向英超联赛超额预付了版权周期费用;但英超方面却表示,PP体育拖欠英超高达1.6亿英镑的转播费,已然半年却迟迟未付。

此次,PP体育所终止的转播协议是其在2016年与英超签订,彼时PP体育以5.32亿英镑的价格买下了英超2019至2022年三个赛季的独家转播权。按照彼时的汇率,PP体育为三个赛季的独家转播权支付对价近50亿元人民币。

此外据媒体报道,PP体育在今年3月便预付了三年版期限50%的费用。从金额上,PP体育于3月份预付的50%版权费,与英超要求的预付80%的版权费,差额近乎英超方面所表示未付的1.6亿英镑。

此次,分歧的根源或许与新冠疫情导致五大联赛停赛有关。据报道,3月13日英超联赛在当日股东会议后决定暂停比赛,延期至4月4日,届时根据疫情进展和医疗建议决定后续赛程安排,然而原定于4月4日恢复的赛程却又延期至6月17日。而PP体育亦在声明中表示,疫情对版权谈判中的影响尤为凸显。

受解约影响,9月4日,PP体育在官方微博中再次声明表示,将对英超新赛季连续包月会员停止扣款,针对已扣款用户将退还最后一次扣款金额。

涨幅堪比楼价的版权费

现如今,各大赛事的版权均已被苏宁、腾讯两大巨头集中反扣,市场虽日趋集中,但版权费增速却堪比楼价,一路飙升。

2007年,刚成立五年的天盛公司以5000万美元的价格拿下英超联赛2007-2008年赛季的中国大陆地区全媒体转播权,使得中国球迷被迫进入付费观赛时代。

随着英超热度的暴涨,赛场上球迷的欢呼有多热烈,转播版权费就有多高的上涨潜力。继天盛之后,新英体育以1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拿下了英超联赛2013-2019赛季的版权,相比彼时天盛公司的5000万美元,上涨了3倍之多。

而此次,PP体育解约的独家转播权是彼时PP体育的母公司苏宁集团以5.23亿英镑的价格拿下,而这一价格则是上一周期价格的5倍有余。

据中国产业信息网显示,1992年英超转播权收入仅为1.9亿美元,而到了2016年却上涨至51.2亿美元,25年间增长了近26倍。

在如此高昂价格的映衬之下,体育版权的“泡沫”迅速膨胀。作为版权方的PP体育与英超联赛之间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简而言之,英超联赛的所有比赛,一切透过媒体、公共信号进行传播和分发的,都只能通过PP体育;而PP体育为获取这一特权需向英超联赛支付高昂的费用,同时PP体育亦通过向其他渠道分发信号获取版权收入。

但即便是独家版权也并不是一本万利的买卖,毕竟大环境是不可预测,2020年的新冠疫情导致的停赛便是很好的案例。

此前,以80亿元人民币竞得中超联赛五年版权的体奥动力也一度不愿意按照原定价格进行支付。事实上,彼时的中超出现了各种政策调整,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体奥动力认为在种种的约束下会导致中超的观赏性和社会关注度下降,故而不愿意按原计划进行支付。

然而与日趋“天价”的体育赛事版权不同,赛事生意的盈利模式却并未发生质的变化,国内转播赛事的平台创收依旧依赖广告及付费观赛两大领域。但目前,我国用户的付费习惯尚处于培养当中。

公开资料显示,PP体育系苏宁体育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下称“苏宁体育”)旗下的视频直播平台。而苏宁体育系苏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控股子公司,其持股比例高达90%。

据媒体报道,此次PP体育与英超的独家转播合约,要求其首年便须预付三年期费用的80%,按照近5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计算,苏宁集团首年便要支付近4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

此外,9月1日,苏宁旗下的江苏苏宁足球队突然传出俱乐部欠薪,事后官方出面辟谣表示欠薪罢训传言为“谣言”。

九月的第一周尚未结束,苏宁系便连续爆出负面消息,无风不起浪,苏宁是不是缺钱了?

与行业龙头差距较大

苏宁体育真正的崛起是在2017年下半年,当年PP体育成为国内首个齐聚欧洲五大足球联赛的版权平台。

在与英超终止合作之前,苏宁体育在足球赛事版权领域相当完整,其旗下PP体育涵盖英超、西甲、德甲、欧冠、亚冠、CBA、WWE等直播,其中多数为独家版权。如今的苏宁体育已然涵盖体育传媒、OTT服务、体育零售以及体育培训等业务。

简单来说,通过独家和非独家赛事的版权合作,搭建了非常高的内容壁垒的PP体育,无疑是苏宁体育强悍有力的拳头;而零售起家的苏宁,可以从体育媒体业务入手进而带动体育零售,从看到买踏上了新一轮的消费升级。

然而,体育板块虽是苏宁重要的业态布局,304不锈钢圆钢http://www.2205bxgyg.com但在其2019年年报及2020年半年报中并未直接披露苏宁体育的详细数据。

据易帆千观数据统计,从2019年2月至2020年1月,PP体育的月活用户一直处于体育视频行业的第三位,且较第一位的腾讯体育差距较大。

除此之外,在用户使用时长、行业渗透率等方面均与行业第一的腾讯体育有较大差距。而PP体育与英超联赛的分道扬镳,无疑会“流失”部分用户。

值得注意的是,苏宁“口袋”中的资金并不宽松。截至2020年6月30日,苏宁账面流动性最强的货币资金为365.2亿元;而同期,其短期借款304.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64.85亿元,简而言之,苏宁一年内需要偿还的债务高达369.75亿元,二者近乎“持平”。

这不禁让人思考,对于企业而言,如此高昂的版权费和“一成不变”的变现模式,究竟是动力还是“包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