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领跑,这一轮农信社改革何处去?

发布时间:2020-09-18 聚合阅读:
原标题:陕西领跑,这一轮农信社改革何处去?每经记者:王琳实习记者:肖婷婷每经编辑:师安鹏农信社改革的脚步声不时响起,相关讨论也早已甚嚣尘上。在近日举行的首届中国...

原标题:陕西领跑,这一轮农信社改革何处去?

每经记者:王琳 实习记者:肖婷婷 每经编辑:师安鹏

农信社改革的脚步声不时响起,相关讨论也早已甚嚣尘上。

在近日举行的首届中国金融四十人曲江论坛上,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透露,不少省份在上报央行的农信社改革方案中,要求成立省级超级农商行,甚至仅保留省上农商行一个法人机构。

在陕西,今年5月已成立省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动作不断的西北大省,已走在了这一轮农信社改革的前头。

只是,事关县域金融机构的法律地位、省联社的改革……这一轮农信社改革方向,仍有诸多未知。

而多位业内人士呼吁,改革的目的是,建立良好的地方金融生态,促进地方经济发展,这不应被忽略。

县域金融机构法人地位受肯定

按照孙天琦的说法,在给央行上报的农信社改革方案中,不少省份想把全省的农信社拉直,从省级层面搞一个超级农商行。

在这种农商行的模式下,有些省份的方案里面,县上的农商行将保持法人地位,由省上农商行进行参股或者控股;有些省份的方案则是,全省就省上农商行一个法人机构,各县的联社、农商行都变成省级农商行的支行。

关于农信社改革,是否需要保持县域金融机构的独立法人地位,一直是争论焦点之一。

而争论的原因,还得从我国农村金融的现状说起。

应该说,我国农村金融需求目前仍远未被满足。2019年底发布的《中国农村金融服务供给与需求研究报告》显示,根据调研结果,全国31.39%的样本农户存在正规信贷需求,仅有18.38%的农户获得足额信贷。

图片来源〡每经实习记者 肖婷婷 摄

问题还是在供给侧。财政部金融司司长王毅透露,我国信用社、农商行的存贷比大概在60%至80%,有的能达到100%,但对于国有商业大行的县支行,存贷比有的很高,有相当一部分则仅为30%至40%,不少仅为5%至10%,甚至是0%。

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教授张海洋表示,国有商业大行在各区县的支行其实更愿意在工商贷款、住房贷款业务上发力,在助农扶农、支农支小层面,因面临成本较高、风险较大的问题,发挥的作用有限。

因此,对于支农支小的农信社,在讨论上述各省份方案时,不少专家表达了不赞成的态度,认为搞成全省超级农商行之后,对县域支农支小,支持县域经济发展的力度肯定要减弱。

“我国现在不缺大银行,所以这次信用社改革过程中,一定要保持农信社、县级农商行法人地位的稳定。”孙天琦表示。

省联社走向何方?

此轮农信社改革备受关注的另一个焦点,则在于对省联社的改革。

作为各省农信机构行业自律组织的省联社,诞生于2003年的一轮农信社改革,原本旨在解决各地农信社出现的“内部控制人”等问题,但在多年发展之后,自身问题也愈发凸显。

被诟病最多的,是省联社提名辖下农信社的高管之举,“剥夺”了基层农村信用社作为省联社股东的权利,呈现“掌柜”管“东家”的局面。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曾撰文表示,省联社改革存在4种模式可供选择,即统一法人模式、金融控股公司模式、金融服务公司模式、联合银行模式。

那么,在省级超级农商行的想法遭遇众多反对意见之后,省联社改革还可能走向什么方向?

“不同地方情况不一,还是差异化(选择)吧。”曾刚表示。

陕西信合310S不锈钢板一支行负责人称,以陕西来说,今后的变革方向或将是逐步取缔省联社,最终目标是整合全省的县级机构,向秦农银行的方向发展,成立省市县三级法人结构模式。

这便是所谓的金融控股公司模式,但上述陕西信合人士也表示,“这个目标很难达成”。

所谓的三级法人结构模式,就是成立银行控股公司(省级农商银行),组建市级农商行,与县级农商行(农信社)形成三级法人体制,形成“父子孙”结构的控股方式。

而另据一接近陕西省联社的人士称,陕西省联社改革的初步方案,可能会考虑以陕西信合为主体,另设一家金融服务公司和科技公司。

要建立良好地方金融生态

今年5月初,陕西省宣布,成立省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并由省长出任小组组长。不少银行业界人士将这看作是,新一轮省级农村信用联社改革首家启动的标志。

作为小组成员之一的陕西省金融监管局局长苏虎超向粉巷财经(ID:nbdfxcj)表示,目前方案还未确定。

尽管央行层面已多次透露,希望保持县级金融法人机构,包括县级农商行法人地位的稳定。但一些新的动向也在各地上演。例如,不管是准备开业的徐州农商行,还是已获批筹建的福建邵武农商行,县级农商行的合并已有苗头。

在陕西,榆林榆阳农商行和横山农商行合并为榆林农商行,同样在近期获银保监会审批通过。这被称为陕西信合史上首次两家县区级农商行的合并。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暗示了陕西之后农信社改革的一些趋势。

这背后,也有今年疫情下中小银行抱团取暖的原因。此前,中央已宣布下达2000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以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

图片来源〡视觉中国

同样在陕西,由6家西安地方农信社合并组建的秦农银行,也被认为提供了另一种改革模式。《陕西省“十三五”金融业发展规划》提出,要“支持秦农银行通过控股、参股,按照母子银行模式整合省内外农村金融资源”。

不过,一位陕西省人行系统人士表示,改革的方式并不重要,关键在于如何通过改革来提升县域金融法人机构的公司治理,使改革后的农信社作为区域经济发展的正面力量,而不是基层金融中的负面因素。

孙天琦也认为,农信社改革,最终还是为了服务当地经济。“如果当地的金融生态太差,钱是留不住的”。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