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约,网球时代的超级英雄&超级反派!

发布时间:2020-09-22 聚合阅读:
原标题:德约,网球时代的超级英雄&超级反派!国际知名时尚刊物《GQ》于近日撰写了一篇关于德约科维奇的5000字长文,既客观肯定了德约对于自己职业生涯的积极态度,...

原标题:德约,网球时代的超级英雄&超级反派!

国际知名时尚刊物《GQ》于近日撰写了一篇关于德约科维奇的5000字长文, 既客观肯定了德约对于自己职业生涯的积极态度,也陈述了他引起争议的一面。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完美的人,骄傲、固执、热爱冒险,但同时他也积极、诚恳、充满人道主义。在他身上你可以感受到一个真实生命的状态,那些优点会成为他的闪光点,争议也不断围绕着他在成功路上铺些点缀。 他既是这个网球时代的超级英雄,同时也是超级反派。

文:GQ.com

译:微博@关爱塞国网坛野鸡成长

德约科维奇有望成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网球运动员。但他在美国公开赛上的情绪爆发和随后被取消比赛资格,又成功为他个人那些不可预测的行为添了最新一笔。

在美国网球公开赛1/8决赛开始的半小时前,德约科维奇被镜头捕捉到出现在阿瑟阿什球场的看台上开心大笑。他和他的体能师乌里克斯·巴迪奥正在拍摄赛前的一段舞蹈,后来诺瓦克把这段舞蹈上传到了他的社交媒体上。德约科维奇 随着音乐节奏来回舞动,享受着赛前轻松自信的氛围。此时他还保持着2020赛季26胜0负的单打纪录。

然而,这场比赛他“意外”地输给了20号种子、29岁的西班牙人布斯塔。如果诺瓦克获胜,他将打入八强,离自己的第18个大满贯冠军又近了一步,尤其是在没有费德勒和纳达尔参加比赛的情况下。

这场比赛的结果是德约科维奇还没有打满一盘就输掉了比赛,他因为违反大满贯的规则而被取消资格,只留下了一个受伤的气喘吁吁的裁判。

转播画面里传出了一声痛苦的“哦”,摄像机对准了布斯塔,他的瞳孔突然放大。之前德约科维奇捡起一个球,并把它击出了球场。这一次,他把球打向身后,直接击中了边裁的喉咙,这位女士立即倒下了。

在回放中,当德约科维奇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时,你会看到他脸上瞬间出现的震惊。那是个意外。然而,这颗带有情绪的击球却并不仅仅代表着一次意外。他情绪上的矛盾,在这颗球之前的几个月、甚至几年里,已经表现了出来。

在男子大满贯冠军总数排行榜上,德约科维奇目前排在费德勒20个和纳达尔19个后的第三位。德约科维奇的这两个伟大对手,很少公开谈论他们想超越前最多数目大满贯冠军的保持者皮特·桑普拉斯。与他们不同,德约科维奇早已经明确地表明了自己的雄心壮志。在今年他赢得澳网冠军后,他就告诉欧洲体育报,“在我职业生涯的这个阶段,最重要的就是大满贯。我很想成为历史第一,我正在努力实现这个目标。”

他似乎准备超越费德勒和纳达尔,来成为这项运动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33岁的他比纳达尔小1岁,比费德勒小6岁。他也是唯一一个现役交手记录同时领先费德勒和纳达尔的球员。德约科维奇的球打得非常好,他像在价值75000美元的高压舱里充过电一样的能量体,他的控球能力和防守能力都是无与伦比的。他可以球场上大步飞奔,覆盖的面积比任何人都要宽广。虽然他的打法没有费德勒那么优雅,也没有纳达尔那么犀利,但他就像一台不会被击败的机器。

他过去不总是这样。曾经的他是Djoker,当他赢得2008年澳网、也是他第一个大满贯冠军时,他还在以模仿阿加西而闻名,并学约翰·麦肯罗对着并不存在的裁判椅尖叫,“什么?你不可能是认真的。你不可能是认真的。”网球运动员们并不总以幽默著称,于是德约科维奇身上喜剧演员的味道让人耳目一新。

接着他开启了自己的网球时代,不停地赢球:在2011年到2013年中,除了三次大满贯赛事之外,他都打进了决赛并捧得了六个冠军。2013年底,他聘请了一名新教练:来自德国的六届大满贯冠军、前世界排名第一的贝克尔。当贝克尔接到被邀请的电话时,德约科维奇的排名滑落到世界第二,两人的交流达成了共识,贝克尔承诺他会“公开、诚实地告诉他真相”。贝克尔说,自满让德约科维奇失去了他的世界第一。在德国人的指导下,德约科维奇接下来的三年内又赢得了六次大满贯冠军。

当然,无麸质饮食对德约科维奇的健康有很大影响。如今谈起饮食带来的影响,运动员们都非常认可。但是在2010年,德约科维奇在澳网四分之一决赛中输给特松加时,这个概念还非常新。一位营养师看到了他在球场上的挣扎,他在德约科维奇的腹部贴了一块面包,在这种诊断的帮助下,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诞生了。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德约也谈到如何按照时间表来进食,来帮助自己细胞的内部更新。他采取了8小时进食法,并声称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这样做对他的消化系统、能量水平和睡眠都有了改善,他体内的洪荒之力再次被唤醒。

德约强烈推荐大家多喝绿色果汁

在德约科维奇的身上,你还能看到更深层次的人道主义。他1987年出生于贝尔格莱德,那时正是南斯拉夫分裂的时候。德约科维奇坦诚地谈起小时候在家中避难的经历,他也遭受过1999年北约连续11周的轰炸。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塞尔维亚人的身份一直是他的骄傲,也是他慈善事业的焦点。德约科维奇基金会用来帮助建立学前教育机构,并在他的祖国支持了许多其他的幼儿教育计划。今年3月,他也通过基金会向塞尔维亚捐赠了100万美元用于购买医疗设备和用品。在2015年ATP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德约科维奇甚至还谈到了叙利亚战争的严峻形势,他说他很自豪地看到自己国家的人民为帮助那些在前往其他欧洲国家避难路上经过的人所做的一切。他呼吁将叙利亚移民视为平等的公民,而不是难民。

但是你又很难将这个经历了多年苦难的德约科维奇与2016年3月的他划上等号,那时德约的发言被视为是他网球时代的错误。这个事件发生于一次媒体的非正式早餐,时任印第安威尔斯大师赛的首席执行官雷蒙德·摩尔明确表达了他对男女球员同工同酬的真实感受,“如果我是一个女性运动员,我会每天晚上跪下感谢上帝,还有罗杰·费德勒和拉法·纳达尔的诞生,因为是他们承载了这项运动的价值。”

雷蒙德·摩尔很快道歉并最终辞职,但是德约科维奇却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无意中发表了对这件事的看法,他说这不是“是与否的问题”,但更多的报酬应该属于为这项运动带来更多关注及利益的人。所以,是“男人们”,他补充道“但是!但是!如果女子球员可以吸引更多的粉丝,他将绝对支持她们获得更多报酬。”他还用一句华而不实的话概括了这一切,“我完全支持女性的权力。”然后,为了更好的平衡发言,他还提出了一些关于女性从事这项运动所要面临的压力,以及女性必须经历那些男人没有经历的事(例如月经)。最后,他也道歉了。

与此同时,在2016年下半年,他与贝克尔合作成功拿下独缺的法网并完成了“诺瓦克全满贯”。但随后,德约科维奇疲态尽显,他在温网第三轮输给了美国选手奎里,这是他七年来第一次没能进入到八强,紧接着他在美网也未能卫冕,在决赛中输给了瓦林卡。

德约跌跌撞撞地闯入了2017年,在1月,他在澳网第二轮比赛中输给伊斯托明爆冷出局。6月,他又在法网四分之一决赛中吞蛋负于奥地利选手多米尼克·蒂姆。7月,英国广播公司评论员约翰·麦肯罗推测,德约科维奇连续几次表现不佳是因为“家庭出现了问题”。如果有人不清楚是什么样的问题,他又补充道:“当老虎伍兹和妻子有问题的时候,他似乎完全偏离了轨道,变成了另外一个球员。”

德约科维奇来到温网,结果因肘部受伤被迫在四分之一决赛中退赛。他远离了赛场六个月的时间,在手术后却没利用更多的间歇期来恢复。他参加2018年澳网时候的身体状况并不顺利,但他的精神状态很好。他那时在ins上更新频繁,充斥着他和伊莲娜无数关于“爱与和平”的主题照片,照片中有不尽相同的落日,还提到他们找到了靠近水、太阳的“幸福之地”,感受着“大自然的神奇能量”。他和家人在一起精力充沛,满怀感激。

最终,他在七月份王者归来,先后拿下了温网和美网,拥有了14个大满贯与桑普拉斯并列第三,仍然落后于费德勒和纳达尔。

同年万圣节,德约科维奇的朋友——美国前网球运动员兼评论员贾斯汀·吉梅尔斯托布袭击了一位名叫兰德尔·卡普兰的熟人。那时卡普兰正带着自己怀孕的妻子和两岁的女儿在外面享受着“不给糖就捣乱”的万圣节气氛。吉梅尔斯托布突然冲过来尖叫着“我要杀了你,”他把卡普兰按在地上,对他的头部连连拳打。卡普兰说:“我以为我的头骨要裂开了,我不知道还会被打多少拳。”不久,卡普兰的妻子流产了。吉梅尔斯托布也最终对袭击指控不予抗辩,2019年4月,吉梅尔斯托布被判处三年缓刑。一些有名的球员对他的行为表示不满,例如斯坦·瓦林卡,立即谴责他的暴力行为,并呼吁ATP要做的更多。(那时吉梅尔斯托布是董事会成员,直到5月他才辞职)

2019年7月,在温布尔登第二轮赛后发布会上,德约科维奇被问及对吉梅尔斯托布的看法。“我认为他需要花点时间来处理这件严肃的事情,”他补充说,“如果在整个审判结束后吉梅尔斯托布被证明有罪,那么显然我不会支持他继续成为这项运动的一部分。”当时《网球内幕》的记者比尔·西蒙斯提醒德约科维奇,吉梅尔斯托布在法庭上,已经承认了自己有罪。

“好吧,”德约科维奇听起来有点恼火,“我会去关注一下这件事,下次再跟你谈。”

西蒙斯把受害者的声明发给了德约科维奇的团队,以便他能够阅读。在8月美网之前,他继续跟进德约科维奇,希望他对这件事有一个直截了当的答案。德约科维奇没有做出让步的回答。他认为吉梅尔斯托布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很明显,在他的私人生活中有很多事需要去解决。”他还透露,两人也在定期沟通。

也许正是这个版本的德约科维奇显得有些冷漠、不屑、莫名其妙,与人道主义、爱的使者、向往光明的他显得很矛盾。英雄的那面德约科维奇如此努力、如此坚强,他会实现他想做的任何事。他爱笑,喜欢分享爱,也享受着他作为父亲生活的状态。你还会看到调皮的他在飞机旅行时把他的手指伸进睡着的、毫无戒备的教练伊万尼塞维奇的鼻子里。

德约科维奇有些自恋也有野心,他关注着健康和生活习惯,知道如何完善自我,也有着很多奇妙的思维。他人道主义和慷慨奉献的精神却与对待女性的看法冲突,这也让德约科维奇成为2020年的网球焦点。他是这个时代的超级英雄也是超级反派。

谈到2020年,德约科维奇今年的第一个不幸事件是在4月份的一次Facebook直播中,他宣布自己不支持为了将来的比赛而“被迫”接种COVID-19疫苗。他对疫情严重性的疏忽更进一步加剧了他在巴尔干半岛组织网球巡回赛-亚德里亚巡回赛的错误。这场巡回赛最终以球员被感染而告终,德约科维奇本人也检测阳性。6月23日,德约科维奇道歉,他和他的家人已经回到贝尔格莱德,他和他的妻子也检测出病毒呈阳性。他承诺他们会进行自我隔离和重新测试,并强调他在阿德里亚巡回赛中所做的一切,都是来自善意的初衷,他感到非常非常抱歉。

两个月后,德约科维奇又在Facebook上宣布“职业网球运动员协会(PTPA)的开始”,这是他与加拿大球员波斯皮希尔共同组建的一个独立于ATP的协会组织。这将是自1972年以来,第一个只有运动员参加的网球协会。目前,这也将是一个没有女性、没有费德勒或纳达尔支持的协会。公告还附有一张蓝色的球场照片,上面充满着支持PTPA的戴着口罩的男球员。(更新:协会已经联系女性共同参与)

接着他在美网被取消了比赛资格,他很快就离开了球场。没有获得分数,没有获得奖金。他还被惩罚了1万美元。电视转播让我们看到了他独自驾驶着特斯拉汽车离开法拉盛赛场的临别镜头。他没有参加赛后记者会,也受到了罚款7500美元。他在机场时于社交媒体上发表了道歉声明。他对造成的所有后果表示道歉,这个声明在近几年的名人道歉声明中看也是很不错的。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是一个挫折,他必须把它变成“作为一个球员和人类成长与进化中的一个教训”,2020年也是这样的一个年份,这也可能是他意有所指的吧。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