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空客中国CEO徐岗:以减产适应新需求中国是战略市场也是科技伙伴

发布时间:2020-09-23 聚合阅读:
原标题:对话空客中国CEO徐岗:以减产适应新需求中国是战略市场也是科技伙伴每经记者:张虹蕾每经编辑:文多疫情黑天鹅给全球航空业蒙上一层阴影,受冲击的不仅是大幅削...

原标题:对话空客中国CEO徐岗:以减产适应新需求 中国是战略市场也是科技伙伴

每经记者:张虹蕾 每经编辑:文多

疫情黑天鹅给全球航空业蒙上一层阴影,受冲击的不仅是大幅削减航线的航空公司,与航司息息相关的飞机制造业也难以独善其身。

9月下旬,空客中国首席执行官(CEO)徐岗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严峻考验下,此前空客公司已通过下调生产速率应对疫情造成的影响,现在正在制定和实施短期现金控制计划和长期成本结构调整。

目前,空客在中国天津的交付中心正满负荷运转,今年希望能向中国市场交付100架飞机。徐岗表示,中国市场是空客重要的战略市场,也是良好的合作伙伴,特别是在科技领域。空客每年向中国市场交付的飞机占全球总交付量的20%左右。

徐岗强调,在严重疫情考验下,空客所做的一切,不仅为了生存,更重要的是保持未来长远发展的动能。

空客中国首席执行官徐岗。图片来源:受访对象提供

谈危机应对:调整全球订单交付量

疫情给全球航空业造成重创,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发布的全球航空运输业财务预期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航空公司将亏损843亿美元。收入预计只有4190亿美元,比2019年收入(8380亿美元)下降50%。

徐岗表示,今年疫情对航空业冲击空前,整个行业受到重创。行业人士普遍认为,即便疫情趋于稳定,全球航空业也可能需3~5年才能恢复疫情前水平。而在未来,不同的地区的恢复节奏会快慢迥然。目前,国内市场恢复较快,相较而言,国际长途市场恢复较慢。航空公司身处一线,在旅客运量、航班数量、票价水平方面,均需直面数据的大幅下降。

航空公司受到的打击,也直接传导至上游飞机制造商。过去十年多,航空公司订单数量处于增长趋势,对于空客、波音等制造商而言,处于产能爬坡的关键期。但在疫情之下,航空公司现金流“吃紧”,飞机制造商、各供应链环节均面临巨大考验。

疫情期间,空客采取多种措施应对危机,其中的关键措施为减产。徐岗解释称,减产是为了应对航空市场新需求——作为全球生态系统,航空产业链中的供应商需按航空业发展速率调整产能。在这个过程中,具体降低到什么速率,需要针对航空公司短期、中长期需求进行科学决策。什么时候减产增产、什么时候开始爬坡,也都需要经过系统化研究作出决定。

在订单产能层面,纵观行业,疫情之后飞机制造商的订单均在萎缩下滑。今年,空客与全球航空公司的交付计划都进行了调整。截至目前,空客2020年全球新增确认订单超300架。

在具体机型产能层面,空客单通道飞机A320飞机从月产60架减产到40架;A330飞机从月产3.5架减产到2架;A350飞机从月产近10架减产至5架。

虽然月产能降低,但徐岗提到,空客单通道飞机在疫情期间订单取消量很少,这充分证明单通道飞机的市场竞争力,以及“后疫情时代”市场对这款飞机市场定位的认可。此外,空客拥有强劲储备订单,全球储备订单数量约在7500架,其中包括超6600架单通道飞机,其余为宽体飞机。

除了产能方面的控制,在金融方面,空客争取到150亿欧元信贷支持,保证企业现金流能够正常运转。在投资方面,空客保障极端重要投资项目,减少其他投资项目,最大限度保证现金流支持生产生存。

此外,在疫情的冲击下,空客会根据项目市场前景进行排序。对于进展顺利、重要性高、符合当下市场需求的项目进一步加强,对于优先级靠后项目会进行缩减。

川航的空客A350 900。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谈中国市场:计划今年交付100架飞机

相比起国际市场,目前,国内航空市场的复苏情况较好。

疫情冲击之下,全球多个国家均出台政策支持航空业发展。徐岗注意到,中国在减免税费、金融支持等方面同样出台了一系列举措,支持中国航空业和航司的发展。国内航司的“随心飞”等业务,促进了航空市场客流量的增加。在未来,他也期待会有更多的政策红利向民航业倾斜,帮助整个行业迅速恢复、茁壮成长。

徐岗表示,中国市场一直是空客重要的战略市场。疫情之前,空客每年向中国市场交付的飞机数量占据空客全球年交付量的20%。今年上半年,空客在中国市场交付14架飞机。截至今年8月,空客向中国交付28架飞机。两个月的交付量赶上了上半年的交付量,恢复趋势非常明显。2020全年,空客希望向中国市场交付约100架飞机。

“空客天津总装厂是天津最早恢复生产的一批企业,这和中国地方政府及合作伙伴对我们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徐岗回忆说,今年一月底,在国内疫情严重期,空客第一时间思考怎样保证供应链持续性。疫情下,很多工厂停工,但空客中国供应链没有受到重大影响,基本生产没有断。

徐岗强调,中国市场之于空客,不仅是重要的战略市场和供应链环节,更是科技领域的合作伙伴。中国在人工智能、大数据、数字化等方面有很多具备竞争力的企业,未来空客希望和更多的企业达成合作。目前,空客就在深圳设立了创新中心,希望进一步聚合深圳本土技术、人才优势,通过与合作伙伴共同探索,让空客生产制造体系更具创新性。

“新基建不仅是地面网,还包括空中和地面这张网,空客有大量成熟技术和案例可以跟中国合作伙伴共同合作,帮助支持中国新基建。”徐岗表示,在新基建的大背景下,希望利用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技术搭设数据通道平台,通过更精细化的数据交互和分析能力,提升空客生产质量、生产效率。空客希望利用5G网络高带宽低延时特性,结合计算机视觉,提高生产线数字化程度,做到任何决策有足够数据作为支撑,有理可循,有据可依。

南航的空客A380。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滑昂 摄

谈行业机遇:关注货运与低成本航空

即便挑战重重,但航空业未来还有很多值得期待的地方。

“疫情让企业充分意识到数字化的重要性。”徐岗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疫情的冲击下,公司业务模式的部分转型是必须的。数字化将不仅体现在产品、技术和内部运营上,还需要能够实现数字经济的产业变现、独立市场化能力。

“危机的含义是危难中蕴含转机,空客更希望能够在新的机会中把握未来,在疫情后重新站在潮头引领行业发展,和整个生态协同中的伙伴合作共赢。”徐岗认为,疫情总会过去,整个时代的潮流不会发生实质性的变化。而对于空客而言,未来飞机制造有四个发展方向,分别是易制造、可持续性(包括低碳排放及部件可持续性)、自动及智能化、互通互联。而这背后均需要科技的支撑,空客在研发方面会持续投入。

从市场层面看,虽然疫情给航空客运带来了严峻挑战。但在后疫情时代,航空货运需求量会进一步增长。

徐岗称,随着国际航班急剧减少,通过货舱载货方式的供应量持续下滑,对纯货机需求量会逐步上升。而在货运方面,一直以来,空客都和中国货运公司保持密切接触。在市场需求增长强劲的情况下,接触也更加频繁。

徐岗表示,四川航空去年引进3架空客A330-200F货机,起到较好社会效应和经济效益。目前,在客改货方面,空客和合伙伙伴对A320、A321、A330飞机等机型(客改货)的改装正在进行中。

除了货运层面机遇,徐岗表示,疫情影响下,在部分国际商务出行被远程会议代替、旅客的财务能力变弱等因素影响下,低成本航空需求或将进一步增加。

此外,徐岗认为,从整个大环境看,在恢复旅客信心方面,也有很多探索空间。

眼下,航空出行安全系数是旅客关注的重要问题。徐岗介绍,空客和国际民航组织、各个国家民航局、航司、机场联合出台行动,帮助旅客恢复信心。空客通过在飞机内安装HEPA空气过滤系统,实现飞机客舱内空气每2~3分钟循环一次,并实现对微小细菌和病毒的过滤。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