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办医进入优胜劣汰时代!

发布时间:2020-10-02 聚合阅读:
原标题:中国社会办医进入优胜劣汰时代!“社会办医优胜劣汰的时代来了!促进社会办医从量变提升为质变,实现高水平、高质量的发展,这是目前国家卫生健康部门,包括国务院...

原标题:中国社会办医进入优胜劣汰时代!

“社会办医优胜劣汰的时代来了!促进社会办医从量变提升为质变,实现高水平、高质量的发展,这是目前国家卫生健康部门,包括国务院、发改委对社会办医的期待。”

作者|子叶

来源|看医界(ID:vistamed)

“社会办医优胜劣汰的时代来了!促进社会办医从量变提升为质变,实现高水平、高质量的发展,这是目前国家卫生健康部门,包括国务院、发改委对社会办医的期待。”9月30日,国庆长假前最后一个工作日,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召开《民营医院管理年活动实施工作方案》征求意见座谈会,会上,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郝德明如是表示。

据了解,8月27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印发《关于开展民营医院管理年活动的通知》,自2020年8月起到2022年12月底在各级各类民营医院组织开展为期三年的民营医院管理年活动,并出台了民营医院管理年活动的方案。

民营医院管理年以3年为期,共包括三个阶段:2020年12月-2021年6月,重点加强民营医院依法执业,完善各项规章制度,规范诊疗行为;2021年7月-12月,在规范诊疗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升医疗质量,提高医疗服务能力和水平,建立民营医院医疗质量管理与控制体系,加强临床专科服务能力建设,有效保障医疗安全;2022年1月-9月,重点任务为落实各项规章制度,形成民营医院管理的长效机制。

本次座谈会上,多个省市的非公立医疗机构地方协会、医院管理层以线上、线下会议结合的方式参与座谈,对于民营医院管理年实施工作方案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中国社会办医规范化时代来了!

“这次文件的核心是规范,主要为了规范民营医院的执业行为,提升民营医院管理的规范化、科学化和专业化。”北京市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赵锡银对于通知的这一解读,参会的各地方协会领导、多家社会办医管理层都高度认同。

中国非公医协康复医学专委会常务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毕胜教授介绍,行业最近做了一项调查,全国现在有600多家康复医院,大概有400多家是非公立的或者社会资本大医院。毕胜发现,有些社会办康复医院靠炒作和过度医疗只能活一时,很快就不行了。但凡能活下来,而且活得比较好、比较长久的,都是做得比较规范的医疗。

“所以,民营医院管理年我觉得非常必要,这个活动并不是给民营医院加上紧箍咒,而是最符合民营医院利益的一个活动。”毕胜认为。

2020年的疫情对于民营医院来说极为艰难,北京朝阳中西医结合急诊抢救中心副院长郝天智认为,这次疫情让民营医疗感受到极大的生存压力,可能有一些医院会被淘汰,而业界共识就是,那些不规范的医院可能都要被淘汰。

实际上,据三博脑科医院院长徐向英介绍,早在2005年到2008年,原卫生部就有一个持续3年的医院管理年活动,当时主要针对的是公立医疗机构,提出来的口号是以病人为中心,以医疗质量为核心。而这次为期三年的民营医院管理年,提出的目标是规范管理,提升内涵。

徐向英建议,民营医院管理年与日常的管理工作不能脱节,“比如说最近下发的医疗机构依法执业、自304不锈钢圆钢查自纠,以及明年初要实行的《民法典》关于医疗侵权相关的法律等,应该把这些活动结合在一起。”

同时,他还建议,活动也要跟政府主管部门和公立医疗机构进行有机结合,不应该民营医院自己玩,还要更多地把政府部门,甚至公立医院专家邀请进来,共同提升民营医院的水平跟管理能力。

上海市社会医疗机构协会副会长廖会员表示,在做好新冠疫情防控的情况下,抓民营医院管理工作将常态化,通过抓规范,抓自律,抓培训,抓学术等方面不断提升上海社会办医机构的主体作用,通过依法开展信用评价等活动进一步完善行业创新。

海南省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秘书长沈建伟认为,这次文件的重点主要是20个字,依法执业,规章制度,诊疗行为,质量管理,院务公开,“其中有16个字都是讲规范,除了质量管理其他都是讲规范,质量管理这块民营医院要和公立医院标准一样,不能因为是民营医院而降低标准。”

赵锡银认为,通过“民营医院管理年”活动要建立规范化体系,并形成长效管理机制,逐步实现常态化,将民营医院的管理提高到一个新阶段,向规范化、科学化、专业化的管理前进一步。

实际上,关于促进社会办医规范发展,早在2019年6月,经国务院同意,由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10个部委印发《关于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的意见》,业界称为“社会办医22条”,其中就明确提出要发挥行业组织自律作用。

《意见》指出,相关行业组织要协助主管部门做好相关工作,完善行业标准,开展医疗机构医疗质量、服务能力等评价,评价结果向社会公开,维护行业信誉。全国性和地方性医学相关社会团体要同等吸纳社会办医及其医务人员,做到一视同仁。开展社会办医示范行动。

双评为抓手,评价社会信用和服务能力

“一颗老鼠屎可以坏了一锅汤!”近期,甘肃省临夏市多家医院管理投资人被判重刑,这一事件给民营医院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对此,深圳龙城医院院长王玉林颇感痛心。

王玉林认为,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是由于社会办医长期不规范发展,不依法经营所导致的恶果,造成行业出现政府不放心,社会不认可,百姓不满意的现状。而这也正是开展民营医院管理年活动的重大意义所在。

如何促进社会办医规范发展?王玉林认为,社会办医应该认真开展国家行业协会评信用评星级的双评活动,提升医疗机构的服务能力和信用等级评价,首先要维护好行业信誉。通过管理、规范经营、依法执业,不断提升医院的服务能力和内涵建设。

北亚骨科医院院长肖正权也认为,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早在几年前就组织开展的双评工作,是医院发展的一个以医疗质量安全为核心的行业标准,希望全国非公立医疗机构行业的各级各类医院积极快速地在3年内参与到双评工作中,让自己的发展走上可持续健康规范之路。

河南省南阳市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会长赵俊祥院长表示,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在全国开展的双评活动,对于民营医院已经起到了很好的提升质量作用,而南阳市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下一步将协同南阳市卫健委、医保局还有其他相关行政部门,联合起来推动民营医院管理质量提升。

“下一步医院真正的核心竞争力,是要抓好内涵质量建设,尽管非公医院大多规模都不大,但哪怕是一个专科,把这个专科做好做优,确实能够帮助老百姓解决健康问题,这也是一个很大的进步,我们要认认真真的以双评工作为抓手,为南阳的非公医院营造一个更加规范发展的环境。”赵俊祥表示。

郝德明介绍,作为全国唯一从事社会办医行业服务和管理的国家一级行业协会,协会建立了以医疗质量安全为核心的信用等级评价和医疗服务能力评价体系,这项标准是行业竞争性标准,高于国家的准入标准。就像是一把标尺,协会通过“双评”对医疗机构诚信、服务、建设、管理、质量等进行系统性、专业性、技术性综合评价,帮助医疗机构依法规范有序地开展各项诊疗活动,最终提升医疗机构的综合管理水平和服务能力,由此来确保医疗质量和安全。

而双评的结果,将和医疗机构的年度校验、医保签约、商保合作、国家医院等级评审、评优评先融资贷款、证券化上市及现代医院管理示范基地和国际医疗旅游定点机构等挂钩管理。

“现在全国社会办医家数是23000家不到,占全国医院总数65%,通过三年行动计划,如果有2000家成为国家3A级医院和五星级医院,通过双评又能推动管理水平和服务能力提升,现在总服务量仅占15%左右,如果能够提升到30%至50%,那社会办医的现状就会有质的改变。”郝德明表示。

医疗旅游的社会办医机会

据中金企信国际咨询公布的《2020-2026年中国医疗旅游市场竞争力分析及投资战略预测研发报告》统计数据显示:全球医疗旅游产业从2000年不到100亿美金,飙升到2017年的7000亿美金,并且以每年20%的速度保持增长。但中国在这个市场里只占5%的范围。

而与此同时,国际医疗领域也乱象丛生,郝德明介绍,每年有60多万人到国外去就医,但是有超过7成的人会到当地使领馆去投诉。

随着社会办医的高水平发展,国际医疗旅游业务发展也很快。国际医疗旅游服务形式也很多,医院内有国际医疗部,社会上产生了许多从事国际医疗旅游的专业中介机构,但是这类中介服务提供医疗服务质量安全隐患多,执业行为急需规范。要赢得国际医疗旅游市场,必须建章立制,研究制定标准。

郝德明透露,受国家卫生健康委委托,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正在组织制定行业标准,并在筹备成立国际医疗旅游管理委员会,同时还将择时成立3个服务机构:国际医疗领域评价认证中心,国际医疗旅游培训中心,国际医疗旅游信息服务中心。

与此同时,协会将与有关部门一起,推动发展一批国际医疗旅游的定点医院。据了解,今年8月份,上海市卫健委官网发布通知,公布《上海市首批国际医疗旅游试点机构名单》,并要求各单位积极探索具有上海特色的国际医疗旅游服务模式,培育富有竞争力的医疗旅游服务产品。

实际上,早在2019年底,由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主办,在上海新虹桥国际医学中心召开的国际医疗旅游工作研讨会上,据《看医界》了解,国家卫健委监督局委托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研究制定国际医疗旅游业务相关标准规范,而在本次民营医院管理年座谈会上,据郝德明透露,如今标准征求意见稿已经基本完成。。

“建立标准的目的就是要规范这个市场,包括机构管理、人员管理和技术管理。这项事情的目的,是要把国外的医生和病人向中国国内引导进来,而不是一味的把病人往外送,这也是提升社会办医高水平、高品质发展的一个机遇。而成为国际医疗领域定点医院也有标准,这个标准和民营医院管理年活动的情况,都要挂钩起来。”郝德明如是表示。(本文为《看医界》发布,转载须经授权,并在文章开头注明作者和来源。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