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制不公的《演员请就位2》,折射出了娱乐圈最残酷的一面

发布时间:2020-10-04 聚合阅读:
原标题:赛制不公的《演员请就位2》,折射出了娱乐圈最残酷的一面《演员请就位》第二季一开播,多个相关话题就迅速登上了热搜榜,热度甚至超过了刚刚“夺冠”的懂王。整个...

原标题:赛制不公的《演员请就位2》,折射出了娱乐圈最残酷的一面

《演员请就位》第二季一开播,多个相关话题就迅速登上了热搜榜,热度甚至超过了刚刚“夺冠”的懂王。整个第二季的第一集,长达四个多小时,氛围一直很压抑,令人窒息,因为它真实地反映出娱乐圈最残酷的一面。

首先,赛制上《演员2》就很残酷,一来就让几个业内制片人给40位演员定级,像练习生一样由高到低分成S、A、B三个等级,制片人们都太考量市场了,导致分级结果看起来很不公平。

马苏、唐一菲、倪虹洁、曹骏这些曾经国民度很高的过气演员,直接被分配到了最差的B级,最令人想不通的是,曾经靠《宝莲灯》《一脚定江山》《侠女闯天关》《九岁县太爷》等作品红极一时的曹骏,如今长相并不差,竟排到最后一名。

而参加《青春有你》后成功出道的年轻偶像陈宥维,演技差人气也不是很高,但拿到了S。刚出道不久,靠《三十而已》林有有一角崭露头角的张月,竟排名第二,B级区的唐一菲和马苏看着她走上S级区时,内心五味杂陈。

接着40位演员按评级排名挑选角色,这又引起另一个问题——马太效应,排前面的可以选到想演的好角色,而排后面的几乎没得选,想要发挥好就更难了。排在最后的曹骏,只能接受最后一个角色——很渣的许幻山。

这样的赛制很不公平,但演员们也只能接受。

比较让人窒息的还有李成儒和尔冬升两位毒舌担当对年轻演员们犀利地批评,李成儒在上一季“三如”(如坐针毡、如芒刺背和如鲠在喉)的基础上,增加了“三味”,句句戳心。

尔冬升把陈宥维、张大大等表现很差的年轻演员怼得哑口无言,多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

这残酷的赛制和氛围,让演员们忍不住提出质疑。

但就像郭敬明说的,其实这节目虽然看起来残酷,但已经算温和的了,真正的片场里,导演才不会这么和风细雨地指出你的不足,而且节目赛制虽然不公,但也还原了演艺圈的运转规则,就是越厉害越火的越有选择权。

从40位参加录制的演员的职业生涯来看,我们更能感受到很多演员的无奈。

出道18年的马苏,就算是“三料视后”,近两年受负面事件影响,已经没什么戏拍了。

靠几部颇受好评的文艺片入围多个国际电影奖的黄璐,三年前参加《演员的诞生》后依然默默无闻,这次就来当“回锅肉”了。

曾靠《武林外传》小火一把的倪虹洁,如今已成“妈妈专业户”,演过娄艺潇、杨颖还有同龄的芦芳生等人的妈妈,角色大多数都是反派,根本没得挑。

她们演技都不差,但如今想逆袭已经几乎不可能了。跟她们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如今很多选秀出道的偶像,一出道就不缺戏演,没什么演戏经验都能当主角。

赵薇说出一个更残酷的现实:如今不止40+女演员,绝大多数女演员都难出头,而且如今很多女性用品都找小男生代言了,女演员的生存空间被挤压得更小。

其实不只是女演员,所有的演员都是很被动的,除非少部分混到业内头部的那些,才有话语权。

就算是像陈宥维、张月、施柏宇这种看起来混得不错的年轻爱豆、演员,其实也好不到哪去。

陈宥维先是当演员,演了两年戏没火,就转去选秀节目当爱豆,成功出道了也依然没火,如今又来尝试当演员,结果演技太差,被批得体无完肤,还沦为了笑柄。

或许,这节目只是那些被吐槽是“阿猫阿狗”的小爱豆,在娱乐圈打滚挣扎时想碰运气抓的一根稻草。

而张月和施柏宇这种,运气好遇到了一部大火的戏,但几年之内如果没有火爆的作品,很快就没什么人记得了。

再跳出来审视一下《演员请就位2》这档节目,其实也很残酷:绝大多数演员甚至导演,其实都是资本的棋子,结果早被写进了剧本里,最终沦为了炮灰,只有少数人是资本的宠儿,配合演完这出戏,从此飞黄腾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