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牛贩子到“注水股魔”:无法战胜多头时,就印刷大批新股票卖给对手

发布时间:2020-10-06 聚合阅读:
原标题:从牛贩子到“注水股魔”:无法战胜多头时,就印刷大批新股票卖给对手华尔街这个地方什么人都有,有英雄、有流氓、有政客,在华尔街漫长的历史中,无数传奇高手留下...

原标题:从牛贩子到“注水股魔”:无法战胜多头时,就印刷大批新股票卖给对手

华尔街这个地方什么人都有,有英雄、有流氓、有政客,在华尔街漫长的历史中,无数传奇高手留下了自己的名字,比如石油大王洛克菲勒、钢铁大王卡内基、股神巴菲特等等。今天笔者要来聊一聊被称为“华尔街史上最强大的反派”、“注水股魔”的丹尼尔德鲁。

德鲁是19世纪美国股市中最臭名昭著的人物,一个被称作牛贩子的投机高手。他出生贫苦,拼命抓住每一个赚钱的机会;他狡诈,会暗地里做手脚;他为了获利,不择手段。

注水牛贩:财富迅速积累

1797年,丹尼尔德鲁出生在一个贫瘠山区的农场,出身贫穷的德鲁接受的教育很少,仅会读、写和掌握一些基本的算术。德鲁的母亲信奉基督教,在母亲的影响下,德鲁成为了清教徒(能忍受地狱般磨难的基督教徒),德鲁一生都信奉基督教,并极度虔诚,后来还创办了一个神学院并出资建造过几座教堂,不过德鲁在商业上的行为完全和他的宗教信仰分开。

贫苦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早在孩提时代,德鲁就在一家马戏团打工赚钱,有媒体称,很可能在这段时期,他从马戏团学会了以后在华尔街上大展身手时招揽顾客的技巧。

1812年,德鲁的父亲去世,当时他仅有14岁。1812年战争爆发后,应征入伍可以得到100美元奖金,于是15岁的德鲁成为了一名民兵,当时因为英军并没有选择攻打当时防守坚固的纽约城,所以德鲁没有真正经历过战争,而他拿到的100美元成了财富的起跳点。

成年后,德普开始做贩卖牲口的买卖,最初他是买一些牛养肥后再拉去卖,但他发现这种做法耗时长,同时还是高成本高风险,一旦牛生病死亡就白忙活一场,同时买牛的钱也打水漂了。后来他想到了一个赚快钱的办法,他在山区收购一些很瘦的牛,这些牛因为因为卖相不好所以转让价格相对便宜一些,随后,他让牛吃很多盐并不给水喝,次日再把牛赶到小溪喝水,口渴的牛拼命饮水,体重也因此立刻增加了不少,德鲁则迅速的将它们赶到纽约市,然后卖给屠夫。

这样不择手段的经营模式,让德鲁的资本快速积累。19世纪20年代,德鲁一次贩卖的牲畜数量已达到了2000头,贩卖一头可以赚取12美元的利润。1829年,德鲁用积蓄购买了位于现在第3大道和第26大街交叉口上的牛头旅馆。

耍诡计:大赚一把

因为做生意的缘故,德鲁也开始经常光顾华尔街,在他看来股票交易相对臭烘烘的牲口贩卖显然效率更高,同时也更有乐趣!初入市场时,所有人都以为德鲁只不过是一个乡下暴发户,他穿着老土,举止粗鲁,大字不识几个。但很快这些人就发现自己错了,这个暴发户不但狡猾的像个狐狸,而且下手之狠比老虎还要凶。同时代的作家兼投机商福勒曾写道:用诡秘和难以捉摸还不能完全形容他,实际上他像狐狸一样狡猾……

德鲁的诡计层出不穷,有一无缝钢管次,他走进纽约市最有名的联邦俱乐部,耍了个典型的诡计,当时的他假装在找人,看起来很生气,多次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汗,这时,一张纸片从他的口袋中掉落,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于是当他离开俱乐部后,其他在场的经纪人立刻捡起纸片,上面写着:“不论在什么价位,你能买到多少奥什科什股票(Oshkosh)就买多少。”

奥什科什是家铁路公司,在当时被认为严重高估,股价将要马上下跌。这些在场的经纪商根据纸条推测德鲁肯定知道一些他们不知道的内幕消息,因此联合起来购买了3万股奥什科什股票,该消息开始在华尔街流传,股价的上涨带动了大家疯狂买入,股价越拉越高。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奥什科什的大股东正是德鲁,他其实也被这只股票套牢了,正在等待有傻瓜来接盘。此时,德鲁让他的经纪人卖空手里的股票并大肆做空,满是泡沫的奥什科什开始崩盘,每天以12个点的速度狂跌,德鲁不仅解套还大赚了一把。

“草根”VS“船长”

1836年,德鲁成立了“德鲁-罗宾逊经纪公司”,3年之后,他卖掉了牛头旅馆,专心参与华尔街的游戏。19世纪50年代时,德鲁已经成为华尔街最主要的玩家之一,美国的经济也从低迷中复苏了,铁路开始在美国普及开来,美国最长的伊利铁路通车运营。而伊利铁路的大股东和经营者正是德鲁,但他对铁路并没有什么兴趣,他之所以拿下经营权为的就是利用铁路股票大发横财,他的做法就是可转债。

当时的可转债能够随时在债券和股票之间变换,进可炒作退可生息。手握大量可转债的德鲁,等于拥有无数股票的发行权。他不断在市面上发行新股控制股价,左手倒右手赚得不亦乐乎。

这时候,德鲁的对手出现了,他是“船长”范德比尔特,范德比尔特家庭出生富裕,自小衣食无忧,而他本人更是一代商界传奇。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镀金年代”,范德比尔特无疑是亿万富翁的代表之一。但这么厉害的人,却在“草根”德鲁的手上栽了大跟头。

范德比尔特

随着铁路的普及,范德比尔特意识到新的赚钱机遇已经来临,他以华尔街为切入口,开始买进铁路公司的股票,获得标的的控制权和经营权,并且开始经营铁路。作为美国最长的伊利铁路,自然是范德比尔特的目标之一。他先收买了一位法官,颁布了一条法令禁止伊利铁路公司再发行新股,然后以平均每股80美元的价格买入20万股伊利铁路,因为市场上的伊利铁路股票总计才有25万股,这时的他认为自己胜券在握,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市场上的伊利铁路股票远远不止25万股。

原来在得知范德比尔特要收购伊利铁路公司的消息之后,德鲁发现这是一个绝好的赚钱的机会,和范德比尔特一样,他也收买了一位法官宣布只要有董事会的批准伊利铁路公司随时可以发行新股。此外,他将手中持有的可转换债券不断转换成股票,再到印刷厂大量印刷新股,不假思索抛向市场,范德比尔如果想要获得伊利铁路的控制权就必须不断吞下德鲁扔出来的“注水股票”,据说德鲁经常看着气急败坏的范德比尔念念有词:“买吧,你买多少我就印多少!”

由于注水股票越来越多了,恼羞成怒的范德比尔特将德鲁告上了法庭。但当时的美国没有相关法律,只能建议他们庭外和解。丹尼尔德鲁立即狮子大开口:“要我滚蛋?可以!700万美元,我立刻离开董事会。另外市面上四成股票,请你老船长全部吞下去。”

700万美元,放在今天也是一笔巨款,更何况在十九世纪七十年代,但是范德比尔特没有退路,最终,德鲁净赚700万美元离开伊利铁路公司。

多方夹击:破产负债

吃了大亏的范德比尔特当然不甘心,他在商政两界有着强大的影响力,开始不断通过司法途径和商业途径挤压德鲁。这一次,丹尼尔德鲁将面对大法官+主流资本家+范德比尔的“钢铁联盟”,最终,备受挤压的德鲁终于败了,他几乎被驱赶出了纽约的证券市场,并且身负巨债。

而一向不择手段的德鲁,没有人同情和帮助,在政客、律师、大老板们的联手夹击之下,于1876年3月14日申请破产,5年之后,他在满腔愤慨中离开了人世。死后只剩下一块金表,一件皮衣,100美元和一本价值530元的稀有版《圣经》还有超过100万美元的债务。

伊利铁路之争也暴露了股票市场的制度缺失,由于没有流通股的限制,大股东一旦控制了公司就可以随意印刷股票。此后,华尔街修订了规则,这些规则有效地遏制了滥发股票。在70年后的1933年被写入了美国证券法。而丹尼尔德鲁也因为其发明的可转债而被记入经济学的史册之中。

操作手法

我们回看丹尼尔德鲁的投资案例,可以看出他极其擅长煽动市场气氛,雇人散播谣言,同时还会贿赂报纸媒体大肆鼓吹和炒作某只股票即将大涨或者暴跌,暗示他人盲从跟风以达到操纵股票的目的。

例如做空奥什科什股票,通过小纸条传递出所谓的内幕信息,在别人拉抬股价之后,然后反手做空,这样可以让自己的股价高位获利,然后还有大量的资金接盘。

在和船王范德比尔特的较量中,德鲁通过可转债给总股份掺水,这样当别人只有迎头而上的时候,可以通过可转债不断扩充股量稀释股权。当然这是建立在当时的资本市场监管并不完善的情况下。

网友“小马说券”表示,掺水股从严格的意义上讲不过是指股票发行总量超过实际投入资本。在有关规则被制订出来规范这种做法之前,它的确可以成为帮助坏人作恶的工具。但事实上每一次送红股和股票拆细实际上都是"掺水股票",而投资者并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意见。这个名词已经从今天的华尔街上消失了,原因并不是这种做法不存在了,而是因为这种做法已经普遍化了。

七禾研究中心综合整理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