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美出自“阁楼”,江诗丹顿高级制表

发布时间:2020-10-15 聚合阅读:
原标题:绝美出自“阁楼”,江诗丹顿高级制表“墨西哥的阿兹特克文明里有一个传说,阿兹特克战士牺牲后,会转世化作蜂鸟,灵魂寄于禽身。故而蜂鸟不畏艰险、勇敢勤奋,成为...

原标题:绝美出自“阁楼”,江诗丹顿高级制表

“墨西哥的阿兹特克文明里有一个传说,阿兹特克战士牺牲后,会转世化作蜂鸟,灵魂寄于禽身。故而蜂鸟不畏艰险、勇敢勤奋,成为阿兹特克人的精神图腾。”

蜂鸟主要分布在中南美洲,是世界上最小的鸟类,每秒钟振动翅膀可达上百次,能悬停甚至倒飞,因此蜂鸟心率也快至每分钟数百次,代谢率奇高,它们需要不停地觅食。

一枚江诗丹顿Les Cabinotiers阁楼工匠“灵鸟欢歌”腕表盛放在桌上的托盘里,表盘是珐琅工艺绘制的正在吸食花蜜的蜂鸟,蓝绿色小精灵煞是美丽。

江诗丹顿 Les Cabinotiers 阁楼工匠“灵鸟欢歌”之蜂鸟腕表

Frank BRAILLARD 为我们讲述这枚腕表背后的传奇故事,他是江诗丹顿中国区行政总裁,我们的采访约在了上海淮海路上的江诗丹顿之家,一栋闹中取静的花园式别墅。

江诗丹顿中国区行政总裁 Frank BRAILLARD

9月底,江诗丹顿在这里为客人奉上了一场视觉与听觉的盛宴——阁楼工匠“乐动时光”时计鉴赏沙龙,十三枚举世无双的绝美表款,被小心翼翼地从日内瓦运送至上海。

“灵鸟欢歌”是这次阁楼工匠到访作品的主题之一,蜂鸟之外,还有冠蓝鸟、知更鸟、蓝山雀各一枚。在珐琅工匠的妙笔之下,只只灵动小鸟好似随时要振翅远飞。

江诗丹顿 Les Cabinotiers 阁楼工匠“灵鸟欢歌”腕表

01

-

阁楼工匠

阁楼工匠,原指电灯发明以前,那些在日内瓦城中建筑最顶层的阁楼里,借助天光制作精密钟表与珠宝的匠人们。

手工坊设在阁楼里,是日内瓦几百年的传统。因宗教改革,十六世纪时日内瓦成为“新教的罗马”,大批信奉新教的手工匠人搬迁到这里。

“十七世纪欧洲进入’启蒙时代’,新思潮涌动,新艺术、新工艺、新科技、新哲学,恣意喷薄,制表行业从中汲取灵思。”

Frank 告诉我们,彼时阁楼工匠已不再专指传统匠人,而是艺术家,他们受过良好教育,有教养,对天文和科学兴趣浓厚,在文学、哲学及艺术等领域亦有涉猎。

到了十八世纪初,与钟表息息相关的各种工艺工坊,联合组成了工坊协会,他们彼此配合协作,包括制表匠、珐琅匠、珠宝匠、金银匠和雕刻匠等。

克里斯托夫·弗朗索瓦·冯·齐格勒画作中的“阁楼工匠”

创立于1755年的江诗丹顿,是日内瓦阁楼工坊鼎盛时期的表率,阳光充沛的阁楼里,工匠们按照客户需求,以灵巧双手细心打造精妙时计。

在阁楼工匠服务的客户名单上,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王公贵族与收藏家,如埃及国王 Fuad 与其子Farouk,美国银行家 Henry Graves Jr. 以及汽车业巨子 James Ward Packard ,等等。

江诗丹顿为埃及国王 Fuad 与 Farouk 父子分别制作的大复杂怀表

如今江诗丹顿仍秉承日内瓦阁楼工匠传统,为那些有极高艺术品位的客人,提供独一无二的定制服务。

客人可以像两百多年前那样,将对功能的需求、对工艺的偏好,告知江诗丹顿的制表大师和工艺大师,依照个人梦想定制一件艺术品。

江诗丹顿2015年推出的参考编号57260怀表,便是由三位制表大师花费八年时间,为神秘客人特别制作,它具有57项复杂功能,是品牌史上最为精巧复杂的时计。

江诗丹顿 Les Cabinotiers 阁楼工匠参考编号57260怀表

“参考编号57260怀表突破了超卓复杂功能的疆界,让我们看到高级制表还可以走得更远”,Frank 认为技术上的创举是人们了解江诗丹顿阁楼工匠的重要切入点 。

或许,有些客人不想花费长时间等待,又或者无法具体描绘出梦想中表款的模样,那么江诗丹顿则会按照阁楼工匠传统,制作出独一无二的表款,再引荐给客人品鉴与收藏。此次上海阁楼工匠鉴赏沙龙上的十数枚作品便是如此。

不论哪一种方式,江诗丹顿捧出的每一枚阁楼工匠时计,均是顶尖的艺术品。

与神秘的高级定制服装相似,阁楼工匠服务的是品位极好的极少数客人,他们对艺术有独到见解和追求,与此同时他们认同并赞赏品牌文化,与品牌哲学共通。

02

-

技术之巅

阁楼,位于日内瓦建筑的最高处,与现今阁楼工匠作品所代表的高级制表巅峰,构成了和谐美妙的隐喻。

“叮,叮,叮……,叮咚,叮咚”,十一声清脆的高音之后,是两组悠扬的高低音组合,时分指针指示11:30。

托盘里那枚阁楼工匠交响乐大自鸣“第六交响曲”腕表的大自鸣功能自动开启,我们默契般地停下交谈,屏息倾听时间的流逝。

江诗丹顿 Les Cabinotiers 阁楼工匠交响乐大自鸣“第六交响曲”腕表

腕表上的鸣响功能极为罕见,大自鸣不经意间触发,让人们自然联想到时间的逝去。“我们可以抓住很多东西,机遇、财富,但我们却抓不住时间。” Frank 感慨道。

鸣报时间被视作怀表最为重要的功能之一,江诗丹顿早在两百多年前便已掌握了报时钟表所需的全部技艺。而腕表上自鸣功能出现较晚,业界第一枚大自鸣腕表在1992年方才问世。

大自鸣仍是机械钟表技术的塔尖,今时今日能制作大自鸣腕表的品牌屈指可数,能够调试出超群音色、音调与节奏的品牌,更是凤毛麟角。江诗丹顿阁楼工匠交响乐大自鸣表款 ,便是业界公认的“麟角”。

“今年这枚阁楼工匠’第六交响曲’表款是大自鸣功能与两项传统装饰工艺的结合。”非常巧,Frank 出身音乐家庭,谈起古典音乐来也很在行。

“第六交响曲”腕表的手工雕刻工艺

贝多芬F大调第六交响曲《田园》与橄榄叶交织,以手工雕刻工艺装饰在表壳之上,Frank 说,贝多芬在创作这篇自然风格的作品时已经完全失聪,乐谱是刻在音乐家脑海里的。

表盘以手工机刻雕花工艺装饰,呈现出传统的环形编织纹,从表盘中心逐渐向四周散开,如同时间的涟漪。

这枚腕表的艺术灵感,源于江诗丹顿1923年打造的 “阿尔卡迪的牧人”怀表,亦是一枚珍罕的艺术作品。

江诗丹顿 “阿尔卡迪的牧人”怀表

怀表的内壳装饰同样是手工雕刻工艺,上半部分描绘的是瑞士艺术家利奥波德·罗伯特的田园画《收割者到达蓬蒂内沼泽》,画面下方正是贝多芬第六交响曲《田园》的部分乐谱。

怀表的外表壳,则以微绘珐琅工艺绘制了法国画家尼古拉·普桑的知名画作《阿尔卡迪的牧人》,如今《阿尔卡迪的牧人》与《收割者到达蓬蒂内沼泽》两幅画均收藏于法国卢浮宫内。

03

-

艺术之峰

像这样与博物馆、与艺术机构以及艺术家结缘,在江诗丹顿265年不间断的制表历史中并不罕见。留存后世的精美时计,不仅记录了日内瓦“阁楼工匠”的辉煌过往,也在后来成为江诗丹顿不竭的灵感源泉。

上海沙龙上所展示的阁楼工匠 “卡拉维尔帆船”1950腕表,正是由江诗丹顿与安妮塔·波尔谢工作室(Atelier Anita Porchet)合作推出,是向品牌历史致敬的杰作。

江诗丹顿 Les Cabinotiers 阁楼工匠 “卡拉维尔帆船”1950腕表

“卡拉维尔帆船是大航海时代探险家们出海探险的首选,承载了人类那段探险历史,它在欧洲艺术中亦有重要一席。” Frank 告诉我们,1950年代,江诗丹顿就曾以卡拉维尔帆船为灵感推出过一枚精致的掐丝珐琅腕表。

珐琅大师先将头发粗细的金丝折断、弯曲,在方寸表盘上勾勒出帆船等骨架图案,再将珐琅颜料填充在金丝区隔出的空间内,经反复烧制、填充,再打磨处理而得,是为“掐丝珐琅”。

高级制表的珐琅装饰,掐丝之外,还有微绘、内填、灰阶以及透明等技法,如今全都可以在江诗丹顿的艺术工坊内部实现。

“灵鸟欢歌”腕表是内填珐琅佳品,而“音乐寓言”腕表,则是江诗丹顿珐琅大师以微绘珐琅绘制的艺术品,灵感源自法国洛可可艺术代表人物弗朗索瓦·布歇的画作《音乐的寓言》。

江诗丹顿 Les Cabinotiers 阁楼工匠 “音乐寓言”微绘珐琅腕表

表盘中央,两个可爱小天使正试图破解乐谱,他们眼里充满好奇与惊喜,肢体语言丰富,右上角是布歇最爱的白鸽。布歇笔下灵动的天使,洛可可艺术的华丽与娇艳,在此刻被还原地淋漓尽致。

Frank 骄傲地提到:“艺术是江诗丹顿品牌的DNA,是自阁楼工匠诞生起便拥有的基因。”

珐琅大师,与手工雕刻大师、宝石镶嵌大师及手工机刻雕花大师,这些曾经分布在日内瓦不同“阁楼”里的传统工艺艺术家,如今皆汇聚于江诗丹顿的艺术工坊内,为“天文学之子”注入艺术的灵魂。

在当今高级制表行业,江诗丹顿是为数不多的、能够独立制作这些绝美工艺时计的品牌,而将多项艺术工艺融合在一枚腕表上,很多更是江诗丹顿阁楼工匠所独有。

江诗丹顿 Les Cabinotiers 阁楼工匠镂雕陀飞轮高级珠宝腕表

镂雕工艺与宝石镶嵌工艺的杰作

04

-

天文学之子

“天文学之子”,经常用来指代高级制表,大概因其将复杂的日月星辰规律转化成为钟表上易读的时间量度,这也是高级制表最富有诗意的章节。

不过在我们采访 Frank 的过程中,他却笑称高级制表为“ 天文学的女儿 ” ,让高级制表又增添了一份温婉浪漫之情。

Frank 说腕表上的天文功能,往往会引发人们的一些哲学思考,人们不仅要问时间到底是什么,还想知道我们是谁?我们究竟从哪来?

江诗丹顿 Les Cabinotiers 阁楼工匠超卓复杂有凤来仪腕表的复杂天文功能

我们今天可以轻松分辨钟表上时、分、秒针的指示,但我们仍无法给出“时间是什么”的答案。当讨论起时间的本源问题,则又回到了人类最初所观察的日月星辰上来。

也许高级制表大师早已参透:既然不能回答“时间是什么”,不如我们把它记录和描绘出来。从十八世纪至今,天文功能一直是“阁楼工匠”高级制表上最为重要的一部分。

江诗丹顿在2005年迎来250周年纪念,推出了具有16项复杂功能的 Tour de l’?le表款,是当代天文功能腕表的典范。这枚卓越的双面表款,为业界所尊崇,荣获当年GPHG最高荣誉——“金指针大奖”。

江诗丹顿 250周年纪念 Tour de l’?le 表款

十年之后,参考编号57260怀表,将高级制表上的天文功能向前推进了一大步,格里高利万年历与希伯来万年历结合于同一枚时计,是史无前例的创举。

今年的阁楼工匠“乐之颂”腕表,呼应“乐动时光”主题,将三问报时与天文相结合,包括19项超卓复杂功能,而表款直径仅为45毫米、厚不到13毫米,以常规腕表尺寸容纳天地,江诗丹顿雄厚的制表实力可窥一斑。

江诗丹顿 Les Cabinotiers 阁楼工匠超卓复杂天文报时“乐之颂”腕表

连宇宙运转规律,也被江诗丹顿体现在时间显示当中,“灵鸟欢歌”系列腕表表盘右侧,时标数字顺时针方向滑过表盘,与分钟刻度配合显示时间。

这一过程十分特别,12个时标被分成三组,围绕中心旋转,而每组时标又以自身中线为轴自转,如同地球与太阳一般,因此它也被称为“漫游卫星式”显示。

采访最后,Frank 为我们总结,“每一枚阁楼工匠时计,皆拥有卓越的技术,非凡的工艺,它们不仅是独一无二的表款,也代表了独一无二的情感,丰富的想象力,还有动人的故事,它代表了高级制表的最高水准。”

此刻毋庸讳言,江诗丹顿傲视群雄。

长按图片,关注江诗丹顿官方微信

探索更多品牌与服务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