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三季度净利润预增超两倍押注游戏、短视频的姚记科技走对了?

发布时间:2020-10-15 聚合阅读:
原标题:前三季度净利润预增超两倍押注游戏、短视频的姚记科技走对了?10月15日,姚记科技的股价不断上涨,并一度创下近一个月以来的新高。而就在前一天晚上,姚记科技...

原标题:前三季度净利润预增超两倍 押注游戏、短视频的姚记科技走对了?

10月15日,姚记科技的股价不断上涨,并一度创下近一个月以来的新高。而就在前一天晚上,姚记科技则刚刚发布了2020年前三季度预告,报告期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同比增长超两倍,这让从传统纸质扑克牌业务起家,随后瞄向游戏、短视频等领域布局的姚记科技处于聚光灯下。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游戏还是短视频,均是当下的热门领域,但市场竞争也在进一步加剧。在该背景下,姚记科技能否自此实现稳定发展?

归属净利润已超去年全年

10月15日开盘后,姚记科技的股价便开始上涨。公开数据显示,截至10月15日10时48分,姚记科技的股价上涨5.08%,股价则达到32.87元/股,创近一个月以来的新高。而下午开盘后,姚记科技的股价则继续上涨,截至14时50分,已实现上涨9.78%,股价则为34.34元/股。

当下姚记科技飘红的不只是股价,还有今年以来的业绩。10月14日晚间,姚记科技刚刚对外公布2020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数据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归属净利润预计为9.66亿-10.21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50%-270%。其中,2020年第三季度,姚记科技预计实现归属净利润1.66亿-2.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据姚记科技2017-2019年的财报显示,该公司在这三年间的归属净利润分别为7683万元、1.37亿元和3.45亿元。这也意味着姚记科技已在今年超倍完成此前全年的盈利水平,甚至仅2020年第三季度的归属净利润,便已超过2017年和2018年全年规模。

提起姚记科技,不少人或多或少都会感到有些耳熟,此时若提起姚记科技的旧名“姚记扑克”,想必人们会恍然大悟。而也正如姚记科技从“姚记扑克”改名的动作,该公司的业务也经历了一番转型,并从传统纸质扑克牌生产向游戏、短视频领域持续加大布局。

对于今年前三季度业绩增长的原因,姚记科技方面表示,报告期内,公司业务经营状况保持良好发展,主要是因为公司的国内及海外游戏板块业务持续快速发展,游戏业务板块整体的活跃用户和流水稳定增长,公司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增加,相应增加净利润。

与此同时,据业绩预告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姚记科技预计非经常性损益对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影响约为5.84亿元。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5.84亿元的影响,姚记科技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3.82亿元-4.37亿元,比上年同期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增长40%-60%。

不再只是家扑克牌生产商

当下的姚记科技早已不再只是一家传统纸质扑克牌的生产销售商。回顾最初还处于姚记扑克的时期,该公司每年生产的扑克牌数量可高达8亿副,并拥有国内最大的扑克牌生产基地。然而,随着各种新兴娱乐方式方式的出现,扑克牌市场的天花板也渐渐显现,难免影响到公司的长期发展,不仅扑克牌销量下滑,在上市的前七年时间里,该公司的归属净利润大多在7000万元-1亿元间上下浮动。

转型已不可避免,而当时的姚记扑克在上市一年后便已经开始筹划,包括杂技、互联网彩票、生物科技、体育健康在内,都是姚记扑克尝试过的领域。然而,杂技因“条件尚未成熟,各方未达成一致”而终止,互联网彩票在小有起色时随着市场及政策的调整而作罢,生物科技业务则在布局初期不断亏损。

随后,游戏成为姚记扑克的重点布局领域,并投资成蹊科技、大鱼竞技等公司,公司股票简称也改为当下的“姚记科技”。如今,成蹊科技已是姚记科技的全资子公司,游戏板块的年利润也已超过传统扑克牌业务的年利润。而姚记科技仍持续加大游戏布局,并在今年8月发布公告称,拟以3.10亿元收购大鱼竞技剩余49%的股权,若此次交易完成,姚记科技将直接持有大鱼竞技75%股权,控股子公司浙江万盛达扑克有限公司持有大鱼竞技25%股权。

在布局游戏领域的同时,姚记科技也将目光放在风口正盛的短视频上,不仅把此前的扑克牌厂房搭建为姚记科技园,主营短视频业务,并实现一期第一批场景已进入试运营状态,还收购芦鸣科技,并与芦鸣科技、华策影视共同成立了合资公司,探索短视频的商业变现。

中国创意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张京成认为,多次转型属于正常现象,一家公司的主营业务发展到一定瓶颈,会寻求其他的投资方向,目前转型到短视频、游戏领域,如果能有前期准备加上相关的团队和人才储备便会存在机会。

把握产业方向平衡转型业务利弊

当下短视频和游戏行业发展如火如荼,据《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截至6月,我国短视频用户规模已达8.18亿人,且是整个网络视听产业中占比规模最大的领域。此外,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去年我国移动游戏市场规模达1660.3亿元,而2020年预计能超过1800亿元。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表示,姚记科技原来的业务受到很严重的局限,所以必须转型,但机会与挑战并存。以短视频领域为例,一方面,企业想进入短视频平台会有相当大的竞争,需要投入很大的资本才能做成,可另一方面,短视频也有很好的产业结构,如果推出系列短视频,可以向IP延伸,具有很长的产业链,比如短视频+IP+网红+电商的模式。

游戏业务同样如此,据公告显示,目前姚记科技主要运营的手游产品有《鱼丸游戏》《姚记捕鱼》《小美斗地主》等,大多为棋牌、捕鱼类的游戏。而该类型的游戏若操作不当则容易引发赌博的质疑,且成蹊科技在被姚记科技收购前,另一家上市公司三五互联也曾对成蹊科技抛出橄榄枝,最后便因成蹊科技运营的“鱼丸游戏”平台出现涉嫌赌博的质疑声而终止。

数字文创产业智库研究员李杰表示,棋牌类、捕鱼类游戏拥有广泛的用户规模,且覆盖多个年龄层,确实具有较大的发展空间,但因此前该类型游戏曾出现过赌博的事件,因此令整个行业的发展风险随之加大,因此游戏开发商如何设计玩法及商业模式至关重要。

对于如何规避相关风险并实现旗下业务的联动,北京商报记者向姚记科技发出采访函,截至发稿时,对方暂未进行回应。

在陈少峰看来,“我们在研究产业的变动时发现,公司不管怎么转型,首先要了解产业的整体趋势,熟悉转型领域的竞争结构和商业模式,企业要把握产业的方向、业态的变动,从而找到可行的商业模式,且不管是内容还是平台,受技术影响很大。跨界转型如果完全只是顺从市场的热度或直觉,看不到里面很深的水或是陷阱,容易增加风险,因此在做之前需好好研究,清楚利弊何在。”

北京商报记者 郑蕊 杨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