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果园转向国内上市:扩张未如意,同行前后夹击

发布时间:2020-11-27 聚合阅读:
原标题:百果园转向国内上市:扩张未如意,同行前后夹击时代周报特约记者肖宇近日,深圳证监局网站显示,深圳百果园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百果园”)拟首次公开...

原标题:百果园转向国内上市:扩张未如意,同行前后夹击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肖宇

近日,深圳证监局网站显示,深圳百果园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百果园”)拟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境内证券交易所上市,现已接受民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辅导,并于今年11月10日在深圳证监局进行辅导备案。

据此前证监会官网披露,于6月1日接收了百果园的《股份有限公司境外首次公开发行股份(包括普通股、优先股等各类股票及股票的派生形式)审批》材料。

从寻求境外上市再到寻求境内上市,相隔不到5个月,百果园IPO急迫之心可见一斑。

成立于2001年的百果园,在2015年后开始进行多轮融资与收并购,快速拓展门店与业务版图。

截至2019年年底,百果园的终端门店数为4490家,是当下全球范围内规模最大的水果连锁企业。

11月25日,易观分析流通行业资深分析师赵悦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国内水果生鲜行业赛道火热,百果园选择境内上市的节点正当时,尽快上市将有机会争取到更多优质的资本。

对于上市后的发展计划等问题,11月25日,时代周报记者致函百果园,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水果大王”进阶路

百果园筹备上市已久。

2015年,百果园A轮融资主投资方天图投资曾对外公开表示,预计百果园将于3至5年内上市;2019年,百果园总经理徐艳林再次对外表示,公司考虑上市。

今年4月,百果园完成股份制改革,由有限责任公司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6月1日,百果园向中国证监会国际部递交材料,拟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并在9月10日收到了证监会的核准。

但如今,百果园对上市规划进行了调整,从境外转为境内,上市之路再生变。

事实上,从创立到筹备上市,百果园已走了接近20年。

成立于深圳的百果园,是集水果采购、种植支持、采后保鲜、物流仓储、标准分级、门店零售等业务于一体的大型连锁企业。

尽管创立时间长,但百果园早期姿态一直较为低调,直到2015年,公司才开启了融资与收并购之路。

2015年9月22日,百果园完成A轮4亿元融资;同年,公司并购北京规模最大的水果连锁超市果多美。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5—2020年,百果园共进行8次股权融资和战略融资,其中B轮融资金额高达15亿元。

资本加持下,百果园已是当下全球范围内规模最大的水果连锁企业。

根据公开资料,截至2019年年底,百果园的终端门店数为4490家;2019年终端销售额为120亿,同比增长约20%,其中线上销售额突破20亿。

目前,百果园已入驻全国80多个城市,开设25个仓储配送中心,并在全球建立了230多个水果特约供货基地。

除了水果零售,百果园还将业务板块拓展至生鲜领域。

2016年,百果园合并生鲜O2O平台一米鲜;今年2月,疫情催化下,百果园正式“卖菜”,其宣传口径显示,仅一周时间,百果园的生鲜订单从每天1000单攀升至超过20000单。

虽然百果园发展规模正在扩大,但行业内竞争也不容小觑,水果零售第一股的争夺战硝烟正起。

2019年12月,成立于1997年、规模仅次于百果园的鲜丰水果同中信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同月,成立于2002年的洪九果品也同东兴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

水果零售企业扎堆上市,与目前火热的行业形势有关。

在赵悦看来,疫情改变了消费行为,水果生鲜电商便捷、种类充足以及卫生安全的特点,使这一行业成为了人气赛道。

“从行业趋势看,市场看好水果生鲜类企业,因为它不仅是零售,还涉及到了农业前端的改造,这与近年政府助农兴农的政策方向正好吻合。”赵悦表示。

根据易观分析《2020年中国生鲜电商市场年度综合分析》显示,2019年,政府层面出台的与农业农产品、冷链物流相关的政策超过40项;2019年生鲜B2C市场的交易规模为5449.4亿元,未来三年市场的市场复合增长率将达36.3%。

万店计划未达标

百果园上市计划从境外转境内,所面临的审核条件将拔高,但近年来百果园在经营上仍面临争议。

首先是业务拓展能力。2016年,百果园曾制定经营计划,称2020年要开1万家店,年销售额达到400亿元。

但截至2019年年底,原定2020年开业的万家门店目标,只完成了4000余家,公司的终端销售额仅120亿,远低于4年前计划的400亿。

11月25日,凌雁管理首席咨询师林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正因为百果园扩张未达目标,所以寻求上市融资,可获取更多扩张资金。

同时,百果园的数字化运营能力也遭到不少质疑。

早在2009年,百果园就推出了“三无退货”的制度,即消费者对水果不满意,可以无小票、无实物、无理由退货。

然而,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百果园的投诉却高达681条。其中,大部分投诉理由都是百果园会员APP不处理退款要求,反而强制退出会员账户的问题。

一些被线下门店果品吸引来的顾客,因百果园电商平台的系统漏洞而影响体验。

图片来源:黑猫投诉平台

今年10月27日,在工信部发布的关于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通报中,百果园因为软件强制、频繁、过度索取权限以及违规收集个人信息,被列入批评名单,

图片来源:工信部存在问题的应用软件名单(2020年第五批)

在林岳看来,百果园APP存在的问题,指向了公司数字化方面的不成熟。赵悦则进一步表示,这是所有前端出身企业的通病,自建软件体验比不上互联网企业。

目前,百果园定位中高端水果零售,价格比传统超市、肉菜市场、以及生鲜零售的水果都偏高。

林岳表示,该定位本身并无不妥,但中高端定价会拔高消费者对果品的预期,一旦果品不新鲜、破损、口感差,品牌口碑就会受到影响。

此外,百果园在供应链方面也仍存挑战。

去年10月,百果园APP百果心享总经理孙鹏公开表示,目前,百果园供应链存在上下游协同能力不足,同时,一线城市仓库资源也越来越稀缺。

事实上,供应链是整个生鲜行业共同面临的难题,尤其在互联网巨头纷纷入驻赛道的局面下,完善短板更成为百果园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

目前,盒马生鲜的月活为近900万,已经在全国建设了500个生产基地;每日优鲜的月活则为近1200万,已经在全球30多个国家与地区进行深度直采。

相比之下,根据百果园的官网数据,目前其APP的月活为300万,离赛道上正高速奔跑的选手仍有一段距离。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