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数据交易所的建成能否解决数据交易的“命门”问题

发布时间:2021-04-02 聚合阅读:
原标题:北京大数据交易所落成能否解决数据交易的“命门”问题3月31日,北京国际大数据交易所成立。根据此前披露的方案,北京国际大数据交易所(以下简称北数所)肩负五...

原标题:北京大数据交易所的建成能否解决数据交易的“命门”问题

3月31日,北京国际大数据交易所成立。

根据之前披露的方案,北京国际大数据交易所(以下简称北硕所)有五大功能:权威数据信息注册平台、市场广泛认可的数据交易平台、覆盖全链的数据运营管理服务平台、以数据为核心的金融创新服务平台、新技术驱动的数据金融技术平台等。

此前,贵州、上海、浙江等地都建设了大数据交易中心或交易所,但效果并不理想。数据所有权界定不清、要素流转无序、定价机制缺失、安全保障不足,成为数据要素交易的关键“命门”。

北京的大数据交换能否解决上述问题,打造“国内领先的数据交易基础设施和重要的国际数据跨境流通枢纽”?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数字经济与法律创新研究中心执行董事批准,北方数字所是第一个将数据作为生产要素写入中央文件后与私有计算技术相结合的交易所,也是第一个探索“数据特定使用权流通”的交易所。“我还是看好它的未来。”

熟悉北方数字研究所(North Digital Institute)的法律专家王芯蕊表示,该所的创新之处在于利用隐私计算和其他技术来规避关于数据所有权的辩论,并为数据流通交易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在这个环境中,“数据是可用和不可见的,用途是可控和可衡量的”。在北京“两区”建设的背景下,北曙院可以在法律和政策层面先行一步,降低企业外部交易成本,降低企业合规风险。

本地大数据交换“中断”

北方数码不是第一家大数据交易所。自2014年3月“大数据”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以来,中国大数据的第一年开始了。

基于这一背景,2014年12月31日,中国乃至全球第一家大数据交易所在贵阳成立,并于2015年4月14日正式投入运营。

此后,大数据发展的顶层政策不断推进。2015年8月,国务院发布《推进大数据发展行动计划》,提出全面推进我国大数据发展应用,加快建设数据强国;2016年,国家大数据战略在十三五规划纲要中正式提出。

也是在这两年,全国各地的大数据交易所和交易中心迎来了密集布局的时期。

但2017年后,大数据交易所和交易中心的发展进入了空白期,已经建立的交易中心和交易所发展并不尽如人意,很多地方大数据交易所交易量很少。

2015年桂阳大数据交易所落地时,首批数据交易由深圳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和广东数字广东研究院出售,买家是京东云平台和CICC数据系统有限公司,JD.COM购买了腾讯的“数据产品”。

当时有报道称,贵阳大数据交易所预计未来三到五年内,交易所日交易量将超过100亿元,预计将诞生一个万亿美元的交易市场。

现在已经五年了,万亿美元的交易市场实现了吗?根据2019年的数据,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在11个省市设立了分中心,累计交易额仅超过4亿元。

根据许可,贵阳等以前的数据交换发展不好,本质是没有解决数据元素的核心问题。“当时大家都在思想上认识到了数据的重要性,但是对数据元素的理论认识和私有计算技术本身的发展还不成熟。”

北京的先发优势

虽然之前很多数据交易所“受挫”,但北京这次依然强势入市。

顶层政策的因素不容忽视。2020年4月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正式发布《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系和机制的意见》,将数据和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等传统要素列为生产要素。

“在我看来,这个北方数字所是数据作为生产要素写入中央文件后,第一个结合私有计算技术的交易所,也是第一个探索‘数据特定使用权’流通的交易所。”许可上说。

从北京自身发展来看,数字经济是创建“国家扩大开放服务业综合示范区”和“中国(北京)自由贸易试验区”的重要组成部分。

"数据流动和数据交易是推动数字经济的关键支撑."王芯蕊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另外,北京有独特的先发优势。据国家统计局统计,2019年北京数字经济增加值超过1.3万亿元,占GDP的38%,居全国领先地位。以百度、字节跳动、一流科技、JD.COM为代表的大量人工智能企业约占中国人工智能企业总数的28%。全面覆盖AI芯片、深度学习框架、图像语音识别等领域。

北京国际大数据交换中心的建成,被视为北京在数字经济领域实施“两区”的重点工程,是北京打造“全球数字经济基准城市”的重要内容。

“目前,北京正在建设一个多层次、安全、负责的数据交易系统。北方数字所将着力培育数据交易市场,释放数据元素价值,打造以京津冀为基础、辐射全国、服务世界的金融科技基础设施。”北京市副市长殷勇在成立北蜀研究院的新闻发布会上说。

北方数字学院的独特性

"过去,数据交易首先被卡在数据所有权的问题上."王芯蕊说。

北方数字学院能否解决数据交易的关键问题?

在王芯蕊看来,观念的转变是北方数字学院的创新点。数据交易不以所有权为基础,数据的控制权和使用权也可以交易。

这与许可的理念不谋而合。根据许可证,对数据产权的探索不能先给所有权一个明确的定义,而要着眼于有价值使用权的流转,因为数据在使用过程中可以产生价值。

随着私有计算技术的发展,数据流通变得可控,不需要确定数据所有权。王芯蕊解释说,私人计算技术的出发点是减少数据的收集和使用,在这种情况下,仍然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

这也塑造了北方数字所的交易范式:数据可用且不可见,使用可控且可测量。

许可证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说,“可用和不可用”是私有计算技术发展带来的一种新的数据利用模式,它与必须以纯文本形式使用的传统数据有很大不同。数据用户可以通过密文计算获得数据的使用权,但不能获得数据的所有权。

“可控、可测”是指数据的使用和消耗是可控的。权限表示数据使用控制和使用控制是防止数据滥用的重要控制方法。因为,通过“可用不可见”技术,虽然数据需求方只能得到计算结果,但如果不控制数据使用和消耗,某些特殊行为可能会从计算结果中得到原始数据。此外,在使用控制的情况下,通过使用控制来执行计量服务,并且实现诸如数据交易的定价和结算的增值服务。

王芯蕊认为,这种范式建立了一种新的数据观。“数据交换提供了一个安全的环境。交易时不交换原始数据。一方还有原始数据,另一方只会得到一个共同的计算结果。所有操作都是可追踪和记录的。”

这也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从许可的角度来看,北方数字交易所与其他交易所最本质的区别在于,其数据流通的本质不是数据的直接传输,而是通过计算能力、带宽、多方安全计算技术来处理多方数据的具体用途,最后将计算结果交给结果需求方,即流通数据的“具体使用权”,按照使用次数来实现定价。

不要急于盈利

为了实现这样的交易范式,降低交易风险,北蜀所制定了一系列规则:

在访问方面,实行实名注册会员制度,对数据源进行合规性审核,对数据交易行为进行规范管理;

管理方面,实行数据分类管理,创新免费开放、授权调用、联合建模、联邦学习、加密计算等多种集成使用模式;

在流通方面,探索从数据和算法定价到收益分配覆盖数据交易全生命周期的价格体系,形成覆盖数据整个产业链的数据确认框架;

在产业链延伸方面,我们将培育数据源合规审查、数据资产定价、争议仲裁等中介机构,推动产业链创新发展。

此外,我们将探索建立大数据资产评估定价、交易规则、标准合约等政策体系,积极推进数据创新应用http://www.pierreedu.comhttp://www.pierreedu.com和融入“监管沙箱”。

规则设计在很多方面,如准入门槛、管理流程、安全监管等。,开创了北蜀学院的创新模式。

殷勇在讲话中提到了北方数字所的定位,旨在对标国际先进的证券交易所和商品交易所,打造数字经济时代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数据元交易机构。加强数字经济国际合作,探索数字贸易港建设,参与全球数字分工体系。

同时,他还强调要创新商业模式,保持发展实力,不要急于盈利。要规范操作,建立数据流审计机制和一触即发的数据安全监管能力,保护个人隐私和商业秘密。

北方数字学院会满足所有期望吗?它还面临哪些挑战?

王芯蕊认为,隐私计算技术支持的数据交易量仍有待调查。“它是否能够应对特别复杂的场景,是否能够支持不同数据源和不同数据质量的事务,可能会有新的困难。”

执照看好北方数字学院的未来。他还表示,应尽快培育一些支持数据交换运营的核心能力,如数据产品处理能力、数据产品交易能力、数据运营管理服务能力、数据资产金融服务能力、数据资产金融技术服务能力。

回到21经济网首页>:>;